嫌囚衣太醜,沒吹風機......女貪官大哭:我想回家!

| 新華網

“我怎麼貪污了這麼多錢啊!接下去可怎麼辦?我不想坐牢,我想回家!


當杭州建德市監察委員會的辦案人員告訴包淥瓊經調查最終查明其貪污數額爲307餘萬元時,她大哭起來,孩子氣地喊着要回家。


資料圖片

2019年4月1日,建德市道路運輸管理處財務科科長包淥瓊在丈夫和單位領導的陪伴下,走進了建德市監察委員會:“我來自首,我貪污了260多萬元。”這個四十一歲的女人身材嬌小、神情慌亂,她天真地以爲自己來自首講清楚了還能和丈夫一起回家。


近日,杭州市紀委監委公衆號“清廉杭州”公佈了此案的詳情。


1


虛榮作祟:

迷戀公主的生活


“我就是太傻了!坐在留置審訊室裏,包淥瓊在描述自己犯罪動機時常常發出這樣的嘆息。


“我不想穿難看的囚服,沒有吹風機,我不想洗頭。包淥瓊也會時常地抱怨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


辦案中,包淥瓊時常會表現出公主似的嬌氣和柔弱,和孩子似的天真與單純。


與一般的接受留置審訊的對象相比,包淥瓊似乎真的是太“傻”了。


這個“傻”的背後卻是虛榮心在作祟。正是因爲她的經濟收入水平無法承載她的公主虛榮心,才讓這麼一個柔弱女人犯下了一起震驚全市的貪污大案。


包淥瓊的經濟收入並不低,可以算是中產之家,但是從小的嬌生慣養讓她養成了揮金無度的生活習慣。自己和孩子們的吃穿用度,慢慢地超過了家庭經濟的承受能力。終於,在2016年1月20日,她試探性地冒用了一個已調離人員的名字套取了16979.4元。這筆錢很快被她轉到自己的支付寶賬戶用於購物消費。


2


螞蟻搬家:

三年搬走公款三百餘萬元


“菲菲,我還想再請一個黑火焰、一個狐狸尾巴吊墜,你一定要幫我留着,我有錢了就請回家。


“菲菲,這幾天,我感覺同事們老是議論我,我是不是最近犯小人?


“菲菲,你幫我看看,今天我適合戴哪些手串,哪個吊墜,哪個戒指?


這些看似不着邊際、不知所云的話,都是過去三年裏包淥瓊和一個名叫“菲菲”的年輕水晶店主經常聊的內容。


資料圖片


最初,包淥瓊貪污的錢款數額並不大,每個月都在萬元左右,也只是用於購物消費和少量理財。


轉折點出現在2016年10月份,一個水晶店的宣傳視頻出現在她的視野裏,這家店鋪裏的水晶首飾絢麗奪目、晶瑩璀璨、價格昂貴,再加上這些首飾還被賦予了能轉運消災的神奇魔力。


包淥瓊的虛榮心很快就被這些水晶首飾給無限激發,她花了7萬元購買了第一個紅紋石吊墜首飾。之後,便一發不可收,瘋狂地購買讓她陷入了一個走不出的魔咒。怎麼能弄到更多的錢,去買更多的水晶首飾,變成了她這三年來每天所思所想最重要的事。


包淥瓊把購買水晶首飾稱爲“請東西”,每個水晶首飾都有一個玄妙的名字,如“黑火焰”、“狐狸尾巴”等,每件首飾都具有一定的魔力,每天找菲菲“請東西”成了包淥瓊生活中最滿足的事情。


“每次得到首飾的那兩天都會特別開心,可是,很快地,我的心裏就開始空虛,想要去買更漂亮更貴的首飾。這三年來,包淥瓊的一隻手上會戴四五條手串,三四隻戒指,這樣的珠光寶氣,讓她得到了“我是公主”的滿足。包淥瓊被調查之後,家人從她的櫃子裏找出了84件首飾,其中看起來差別甚微的手串竟然有34串。


3


完美心理:

苛求自我和別人


包淥瓊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導致了她對自己和別人都極苛刻。在工作中,她也是一絲不苟,所有的事情都盡力做到完美。當財務科的其他人員消極怠工時,作爲科長的包淥瓊不是科學管理、合理分工。她想的是別人做的不好,那麼自己來做吧。於是,包淥瓊不僅承擔了會計的職責,也承擔了很大一部分出納的職責。這樣一來,使出納會計互爲監督的工作職能形同虛設,這也就不難理解爲什麼包淥瓊可以連續三年進行貪污犯罪而不爲人知。


十多年的會計工作讓包淥瓊有了豐富的工作經驗,她熟知公款預算、請款、支付每一個環節的制度漏洞,也熟悉每個環節中可以利用的他人工作疏忽,於是,“以虛構工作人員發放工資的手段來套取公款”這個看起來不可能實現的犯罪在包淥瓊的面前變得隨手拈來。


一向追求完美的包淥瓊,把貪污犯罪也操作地完美無瑕:先是利用了出納的懈怠,成功躲避了出納會計分工合作的制約;再是利用了單位領導對於財務工作的管理疏漏,在工資清單上稍作手腳,便躲過了領導的審覈;接着利用了電腦軟件中的系統操作漏洞,巧妙地將其他公款都歸在工資科目裏;最後,利用了和財政局人員熟悉的關係,躲過了支付環節最後關口的審覈。


就這樣,包淥瓊每個月都熟絡地操作着單位的公款“羅盤”,像是做拼圖一樣,東挪西拼,把各個渠道的公款都竭盡所能地以工資發放的名義套取出來,每個月都會貪污公款10萬餘元,最瘋狂的一個月竟然貪污了25萬餘元。


然而,這樣的完美操作換來的卻是厚厚的案卷證據,和長達六年的服刑歲月。包淥瓊套取的錢款如此之多,以至於她在前來自首時,對於自己的貪污數額都沒能統計清楚。於是,當辦案人員告訴包淥瓊調查認定的貪污數額並不是她自首時所說的260萬,而是爲307萬餘元時,就發生了開頭的那一幕。


2019年4月1日,包淥瓊因涉嫌貪污犯罪,數額特別巨大,被採取留置措施接受調查。經查,包淥瓊利用職務之便,在2016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以虛列人員套取工資、獎金、補貼的手段,作案百餘起,共貪污公款307餘萬元,其中242餘萬元用於購買水晶飾品。2019年8月14日,包淥瓊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0萬元。


來源:錢江晚報(IDqianjiangwanbao)、清廉杭州


監製:劉洪 張立紅
編輯:張玲琳

校對:樑甜甜 蔡夢曉


警鐘長鳴!































嫌囚衣太醜,沒吹風機......女貪官大哭:我想回家!

| 新華網

“我怎麼貪污了這麼多錢啊!接下去可怎麼辦?我不想坐牢,我想回家!


當杭州建德市監察委員會的辦案人員告訴包淥瓊經調查最終查明其貪污數額爲307餘萬元時,她大哭起來,孩子氣地喊着要回家。


資料圖片

2019年4月1日,建德市道路運輸管理處財務科科長包淥瓊在丈夫和單位領導的陪伴下,走進了建德市監察委員會:“我來自首,我貪污了260多萬元。”這個四十一歲的女人身材嬌小、神情慌亂,她天真地以爲自己來自首講清楚了還能和丈夫一起回家。


近日,杭州市紀委監委公衆號“清廉杭州”公佈了此案的詳情。


1


虛榮作祟:

迷戀公主的生活


“我就是太傻了!坐在留置審訊室裏,包淥瓊在描述自己犯罪動機時常常發出這樣的嘆息。


“我不想穿難看的囚服,沒有吹風機,我不想洗頭。包淥瓊也會時常地抱怨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


辦案中,包淥瓊時常會表現出公主似的嬌氣和柔弱,和孩子似的天真與單純。


與一般的接受留置審訊的對象相比,包淥瓊似乎真的是太“傻”了。


這個“傻”的背後卻是虛榮心在作祟。正是因爲她的經濟收入水平無法承載她的公主虛榮心,才讓這麼一個柔弱女人犯下了一起震驚全市的貪污大案。


包淥瓊的經濟收入並不低,可以算是中產之家,但是從小的嬌生慣養讓她養成了揮金無度的生活習慣。自己和孩子們的吃穿用度,慢慢地超過了家庭經濟的承受能力。終於,在2016年1月20日,她試探性地冒用了一個已調離人員的名字套取了16979.4元。這筆錢很快被她轉到自己的支付寶賬戶用於購物消費。


2


螞蟻搬家:

三年搬走公款三百餘萬元


“菲菲,我還想再請一個黑火焰、一個狐狸尾巴吊墜,你一定要幫我留着,我有錢了就請回家。


“菲菲,這幾天,我感覺同事們老是議論我,我是不是最近犯小人?


“菲菲,你幫我看看,今天我適合戴哪些手串,哪個吊墜,哪個戒指?


這些看似不着邊際、不知所云的話,都是過去三年裏包淥瓊和一個名叫“菲菲”的年輕水晶店主經常聊的內容。


資料圖片


最初,包淥瓊貪污的錢款數額並不大,每個月都在萬元左右,也只是用於購物消費和少量理財。


轉折點出現在2016年10月份,一個水晶店的宣傳視頻出現在她的視野裏,這家店鋪裏的水晶首飾絢麗奪目、晶瑩璀璨、價格昂貴,再加上這些首飾還被賦予了能轉運消災的神奇魔力。


包淥瓊的虛榮心很快就被這些水晶首飾給無限激發,她花了7萬元購買了第一個紅紋石吊墜首飾。之後,便一發不可收,瘋狂地購買讓她陷入了一個走不出的魔咒。怎麼能弄到更多的錢,去買更多的水晶首飾,變成了她這三年來每天所思所想最重要的事。


包淥瓊把購買水晶首飾稱爲“請東西”,每個水晶首飾都有一個玄妙的名字,如“黑火焰”、“狐狸尾巴”等,每件首飾都具有一定的魔力,每天找菲菲“請東西”成了包淥瓊生活中最滿足的事情。


“每次得到首飾的那兩天都會特別開心,可是,很快地,我的心裏就開始空虛,想要去買更漂亮更貴的首飾。這三年來,包淥瓊的一隻手上會戴四五條手串,三四隻戒指,這樣的珠光寶氣,讓她得到了“我是公主”的滿足。包淥瓊被調查之後,家人從她的櫃子裏找出了84件首飾,其中看起來差別甚微的手串竟然有34串。


3


完美心理:

苛求自我和別人


包淥瓊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導致了她對自己和別人都極苛刻。在工作中,她也是一絲不苟,所有的事情都盡力做到完美。當財務科的其他人員消極怠工時,作爲科長的包淥瓊不是科學管理、合理分工。她想的是別人做的不好,那麼自己來做吧。於是,包淥瓊不僅承擔了會計的職責,也承擔了很大一部分出納的職責。這樣一來,使出納會計互爲監督的工作職能形同虛設,這也就不難理解爲什麼包淥瓊可以連續三年進行貪污犯罪而不爲人知。


十多年的會計工作讓包淥瓊有了豐富的工作經驗,她熟知公款預算、請款、支付每一個環節的制度漏洞,也熟悉每個環節中可以利用的他人工作疏忽,於是,“以虛構工作人員發放工資的手段來套取公款”這個看起來不可能實現的犯罪在包淥瓊的面前變得隨手拈來。


一向追求完美的包淥瓊,把貪污犯罪也操作地完美無瑕:先是利用了出納的懈怠,成功躲避了出納會計分工合作的制約;再是利用了單位領導對於財務工作的管理疏漏,在工資清單上稍作手腳,便躲過了領導的審覈;接着利用了電腦軟件中的系統操作漏洞,巧妙地將其他公款都歸在工資科目裏;最後,利用了和財政局人員熟悉的關係,躲過了支付環節最後關口的審覈。


就這樣,包淥瓊每個月都熟絡地操作着單位的公款“羅盤”,像是做拼圖一樣,東挪西拼,把各個渠道的公款都竭盡所能地以工資發放的名義套取出來,每個月都會貪污公款10萬餘元,最瘋狂的一個月竟然貪污了25萬餘元。


然而,這樣的完美操作換來的卻是厚厚的案卷證據,和長達六年的服刑歲月。包淥瓊套取的錢款如此之多,以至於她在前來自首時,對於自己的貪污數額都沒能統計清楚。於是,當辦案人員告訴包淥瓊調查認定的貪污數額並不是她自首時所說的260萬,而是爲307萬餘元時,就發生了開頭的那一幕。


2019年4月1日,包淥瓊因涉嫌貪污犯罪,數額特別巨大,被採取留置措施接受調查。經查,包淥瓊利用職務之便,在2016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以虛列人員套取工資、獎金、補貼的手段,作案百餘起,共貪污公款307餘萬元,其中242餘萬元用於購買水晶飾品。2019年8月14日,包淥瓊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0萬元。


來源:錢江晚報(IDqianjiangwanbao)、清廉杭州


監製:劉洪 張立紅
編輯:張玲琳

校對:樑甜甜 蔡夢曉


警鐘長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