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曾超400億,如今僅剩15億,高管集體請辭!這產品你用過嗎?

| NBTV新聞中心

暴風集團最後幾名高管人員也辭職,這讓深圳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深交所)急了。


10月31日上午,深交所向暴風集團下發關注函表示,除總經理馮鑫被逮捕外,公司高管人員已全部辭職,就連協助信披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辭職。深交所要求暴風集團儘快聘任相關高管,確保公司經營穩定,能夠及時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10月30日晚,暴風集團公告稱,董事會近日收到書面辭職報告,張鵬宇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辭職後,張鵬宇不再擔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仍擔任影音產品負責人的職務。


同時辭職的,還有公司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辭職後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公司證券事務代表於兆輝也遞交了辭職報告,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這三人的原定任期屆滿日爲2020年12月13日,距今尚有一年多的時間。暴風集團稱,將按照法定程序儘快完成首席財務官、證券事務代表的補選。



前三季度虧損6.5億元


根據暴風集團最新發布的三季報,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收9360萬元,同比下滑90.95%,淨利潤虧損6.5億元,同比下降184.50%。



暴風集團發佈的今年前三季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公告顯示,公司及下屬子公司對 2019 年前三季度末的各類應收款項、長期股權投資等資產進行了全面清查,對相關資產進行了充分的評估和分析,公司對相關資產進行計提減值準備。根據公司會計估計及減值測試結果,今年1月至9月期間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共計288547098.92(未經審計),約爲2.89億元。


本次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將減少前三季度利潤總額 361025954.18元,約爲3.61億元。


三季報還稱,預測2019年全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負。主要原因系根據被投資公司、債權人經營情況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壞賬準備等;同時公司廣告業務收入不及預期。


股價跌跌不休

市值縮水超九成


糟糕的公司現狀,讓暴風集團在二級市場頻頻遭遇資金拋售,股價頻頻下挫。

10月31日早間,暴風集團開盤一字跌停。截至收盤,暴風集團報收4.67元,超38萬手賣單死死封在跌停板上。如今暴風集團市值僅剩15億元。

而在上一輪牛市中,暴風集團還是被衆多資金追捧的股王,轉眼之間,暴風集團的股價也從最高123元一路下跌至最低4.23元。曾經400億市值的大牛股如今卻蒸發超九成。



從目前公司的持股情況來看,暴風集團的機構持股人數已經幾乎全線清倉,但持有公司的股票仍有超6萬人。



暴風影音

曾經的回憶


暴風集團於2015年3月份A股上市,由最開始的7.24元發行價,創造了40天36個漲停板的記錄。於2015年5月份每股達到327.01元,狂漲44倍,市值也超過400億元。這期間,暴風集團300431這隻股票也被稱之爲“妖股”,而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個人身價在當時也一度達到58億元。


2007年創業之初,創始人馮鑫通過收購暴風影音,並與酷熱影音整合,再與超級解霸技術團隊合併,經過這一系列的合併重組,暴風影音有着良好的視頻格式兼容性,獲得了用戶的喜愛一舉成爲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播放軟件,並佔據了近70%的市場份額,同時也成爲線下裝機必備的播放器。



就在暴風成立前,土豆、酷6、PPS、優酷以及樂視等在線視頻平臺紛紛成立,拉開了在線視頻行業的序幕。此時處於本地播放賽道的暴風影音第一次站在了轉型在線視頻平臺的風口。不過此時馮鑫並未主張暴風影音由本地轉向在線,由此錯過了一次轉向線上視頻領域的機會。


時至2010年,愛奇藝收購PPS,優酷與土豆合併,再加上搜狐視頻的出現,加速了行業競爭。同時這些在線視頻平臺開始重金採購版權,並且在原創內容和綜藝上砸錢,而此時的暴風影音又錯過了一次轉型的機會。


當時暴風正準備上市融資,但恰逢A股市場上市政策緊縮,需要達成3年連續盈利。爲了達成這個目標,馮鑫決定縮減開支,首當其衝的就是在資源版權上燒錢,只做選擇性的購買。此後,暴風由於版權太少,流量大幅下降,只能依靠廣告收入支撐。


2015年上市後,連續的漲停,暴風的市值一度達到400億元。這也讓馮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提出了“DT大文娛”戰略,欲將暴風從網絡視頻企業轉型爲互聯網娛樂平臺,將VR、體育、電視作爲三大主力方向,成立了暴風魔鏡、暴風體育和暴風TV三家子公司,並獨立發展。



而在內容上,暴風集團所主打的內容生態,與樂視的“生態化反”有些類似,由此也有人稱之爲“小樂視”。


前文所言,馮鑫被帶走調查主要是涉及一起跨境收購案。而這則收購案不僅讓馮鑫面臨牢獄之災,也讓當時的暴風背上了鉅額損失。


上市不到一年,爲了加速擴張,暴風體育瞄向了全球體育版權巨頭MP&Silva,欲收購其股權,拿到入場券,從而快速佈局體育領域。當時,MPS擁有意甲、FIFA世界盃、法網、F1以及NBA等全球頂級賽事的資源。



爲了能完成收購,手頭不寬裕的暴風拉來了光大證券,共出資2.6億元,以此爲槓桿募集了52億元,收購MPS近65%的股權。但,兩年後MPS爆雷,遭破產清算,最終暴風竹籃打水一場空。此後,光大和其他投資機構連環索賠,讓暴風索賠7.51億元。這宗連環索賠被外界認定是壓死暴風的最後一顆稻草。


看到Facebook收購Oculus,引發了資本的熱潮,馮鑫也下手開啓了暴風魔鏡的項目,並且成立子公司,單獨進行融資運營。在VR領域,暴風並沒有任何技術儲備,不過藉助當時VR的風口,暴風魔鏡估值一度達到14.3億元。



不過,由於VR技術不成熟,還未起步就已變成夕陽產業,同時VR資本熱度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自然,硬件和軟件都不出色的暴風魔鏡最終也難逃被淘汰的命運。


暴風體育、暴風魔鏡均已出局,而暴風TV的情況也不樂觀。2018年,馮鑫重新押寶互聯網電視,並且提出“All for TV”的戰略。不過業績並未好轉,近日頻繁爆出裁員消息。有媒體報道,多地的暴風TV員工收到通知,由於融資困難,所有人員遣散。也有報道稱,暴風TV目前只留下了部分開發,其餘運營人員均已遣散。



2019年7月12日,暴風集團對外發布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預計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虧損2.3億到2.35億元。昔日的暴風神話已不在。


目前從法院發佈的裁定信息可以看到,暴風集團名下已經無實質財產。此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曾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資不抵債、經營困境,不僅讓暴風集團的股票存在退市風險,也引發了這一輪高管集體辭職的風波。


NBTV新聞回放戳這兒】

來源:經濟日報、深交所、中國基金報等丨編輯:向西

青春的回憶啊!用過暴風影音的朋友來點































市值曾超400億,如今僅剩15億,高管集體請辭!這產品你用過嗎?

| NBTV新聞中心

暴風集團最後幾名高管人員也辭職,這讓深圳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深交所)急了。


10月31日上午,深交所向暴風集團下發關注函表示,除總經理馮鑫被逮捕外,公司高管人員已全部辭職,就連協助信披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辭職。深交所要求暴風集團儘快聘任相關高管,確保公司經營穩定,能夠及時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10月30日晚,暴風集團公告稱,董事會近日收到書面辭職報告,張鵬宇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辭職後,張鵬宇不再擔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仍擔任影音產品負責人的職務。


同時辭職的,還有公司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辭職後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公司證券事務代表於兆輝也遞交了辭職報告,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這三人的原定任期屆滿日爲2020年12月13日,距今尚有一年多的時間。暴風集團稱,將按照法定程序儘快完成首席財務官、證券事務代表的補選。



前三季度虧損6.5億元


根據暴風集團最新發布的三季報,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收9360萬元,同比下滑90.95%,淨利潤虧損6.5億元,同比下降184.50%。



暴風集團發佈的今年前三季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公告顯示,公司及下屬子公司對 2019 年前三季度末的各類應收款項、長期股權投資等資產進行了全面清查,對相關資產進行了充分的評估和分析,公司對相關資產進行計提減值準備。根據公司會計估計及減值測試結果,今年1月至9月期間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共計288547098.92(未經審計),約爲2.89億元。


本次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將減少前三季度利潤總額 361025954.18元,約爲3.61億元。


三季報還稱,預測2019年全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負。主要原因系根據被投資公司、債權人經營情況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壞賬準備等;同時公司廣告業務收入不及預期。


股價跌跌不休

市值縮水超九成


糟糕的公司現狀,讓暴風集團在二級市場頻頻遭遇資金拋售,股價頻頻下挫。

10月31日早間,暴風集團開盤一字跌停。截至收盤,暴風集團報收4.67元,超38萬手賣單死死封在跌停板上。如今暴風集團市值僅剩15億元。

而在上一輪牛市中,暴風集團還是被衆多資金追捧的股王,轉眼之間,暴風集團的股價也從最高123元一路下跌至最低4.23元。曾經400億市值的大牛股如今卻蒸發超九成。



從目前公司的持股情況來看,暴風集團的機構持股人數已經幾乎全線清倉,但持有公司的股票仍有超6萬人。



暴風影音

曾經的回憶


暴風集團於2015年3月份A股上市,由最開始的7.24元發行價,創造了40天36個漲停板的記錄。於2015年5月份每股達到327.01元,狂漲44倍,市值也超過400億元。這期間,暴風集團300431這隻股票也被稱之爲“妖股”,而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個人身價在當時也一度達到58億元。


2007年創業之初,創始人馮鑫通過收購暴風影音,並與酷熱影音整合,再與超級解霸技術團隊合併,經過這一系列的合併重組,暴風影音有着良好的視頻格式兼容性,獲得了用戶的喜愛一舉成爲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播放軟件,並佔據了近70%的市場份額,同時也成爲線下裝機必備的播放器。



就在暴風成立前,土豆、酷6、PPS、優酷以及樂視等在線視頻平臺紛紛成立,拉開了在線視頻行業的序幕。此時處於本地播放賽道的暴風影音第一次站在了轉型在線視頻平臺的風口。不過此時馮鑫並未主張暴風影音由本地轉向在線,由此錯過了一次轉向線上視頻領域的機會。


時至2010年,愛奇藝收購PPS,優酷與土豆合併,再加上搜狐視頻的出現,加速了行業競爭。同時這些在線視頻平臺開始重金採購版權,並且在原創內容和綜藝上砸錢,而此時的暴風影音又錯過了一次轉型的機會。


當時暴風正準備上市融資,但恰逢A股市場上市政策緊縮,需要達成3年連續盈利。爲了達成這個目標,馮鑫決定縮減開支,首當其衝的就是在資源版權上燒錢,只做選擇性的購買。此後,暴風由於版權太少,流量大幅下降,只能依靠廣告收入支撐。


2015年上市後,連續的漲停,暴風的市值一度達到400億元。這也讓馮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提出了“DT大文娛”戰略,欲將暴風從網絡視頻企業轉型爲互聯網娛樂平臺,將VR、體育、電視作爲三大主力方向,成立了暴風魔鏡、暴風體育和暴風TV三家子公司,並獨立發展。



而在內容上,暴風集團所主打的內容生態,與樂視的“生態化反”有些類似,由此也有人稱之爲“小樂視”。


前文所言,馮鑫被帶走調查主要是涉及一起跨境收購案。而這則收購案不僅讓馮鑫面臨牢獄之災,也讓當時的暴風背上了鉅額損失。


上市不到一年,爲了加速擴張,暴風體育瞄向了全球體育版權巨頭MP&Silva,欲收購其股權,拿到入場券,從而快速佈局體育領域。當時,MPS擁有意甲、FIFA世界盃、法網、F1以及NBA等全球頂級賽事的資源。



爲了能完成收購,手頭不寬裕的暴風拉來了光大證券,共出資2.6億元,以此爲槓桿募集了52億元,收購MPS近65%的股權。但,兩年後MPS爆雷,遭破產清算,最終暴風竹籃打水一場空。此後,光大和其他投資機構連環索賠,讓暴風索賠7.51億元。這宗連環索賠被外界認定是壓死暴風的最後一顆稻草。


看到Facebook收購Oculus,引發了資本的熱潮,馮鑫也下手開啓了暴風魔鏡的項目,並且成立子公司,單獨進行融資運營。在VR領域,暴風並沒有任何技術儲備,不過藉助當時VR的風口,暴風魔鏡估值一度達到14.3億元。



不過,由於VR技術不成熟,還未起步就已變成夕陽產業,同時VR資本熱度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自然,硬件和軟件都不出色的暴風魔鏡最終也難逃被淘汰的命運。


暴風體育、暴風魔鏡均已出局,而暴風TV的情況也不樂觀。2018年,馮鑫重新押寶互聯網電視,並且提出“All for TV”的戰略。不過業績並未好轉,近日頻繁爆出裁員消息。有媒體報道,多地的暴風TV員工收到通知,由於融資困難,所有人員遣散。也有報道稱,暴風TV目前只留下了部分開發,其餘運營人員均已遣散。



2019年7月12日,暴風集團對外發布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預計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虧損2.3億到2.35億元。昔日的暴風神話已不在。


目前從法院發佈的裁定信息可以看到,暴風集團名下已經無實質財產。此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曾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資不抵債、經營困境,不僅讓暴風集團的股票存在退市風險,也引發了這一輪高管集體辭職的風波。


NBTV新聞回放戳這兒】

來源:經濟日報、深交所、中國基金報等丨編輯:向西

青春的回憶啊!用過暴風影音的朋友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