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脫不脫與“日不落”

| 俠客島

如果哪天島友們一覺醒來,發現英國又不“脫歐”了,可不要驚訝。


因爲這種可能性真的出現了。12月12日,英國將提前進行議會大選,屆時在議會中獲多數席位的政黨領袖,將成爲新的英國首相。

新首相將在保守黨領袖約翰遜(也就是現首相)和工黨領袖科爾賓中產生。而後者的競選宣言是:如果贏得大選,將舉行二次公投,再次決定是否留在歐盟

此前約翰遜向全世界高調宣佈,終於和歐盟達成“脫歐”協議了。結果,一切似乎又可能回到了原地:脫,還是不脫?

事情發展到此,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問題,導致這場“脫歐”僵局無窮無盡?這背後的根源,還必須從英國政治中尋找答案。


約翰遜與科爾賓


脈絡

從2016年6月23日公投開始,到2019年10月31日第一個“脫歐”延期截止日,再到2020年1月31日第二個延期截止日,英國經歷了這些:

公投結果公佈、卡梅倫辭職、梅姨接盤、梅姨下臺、約翰遜上位、英歐多輪博弈、保守黨與工黨鬥爭、黨內博弈、政府與議會相殺、提前大選……

在“脫歐”棱鏡下,英國的各個政治節點被無限放大,包括政府與議會之爭政黨間之爭政黨內部之爭民衆之爭精英與草根之爭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爭議會主權與人民主權之爭

在這場看似無盡的政治遊戲中,我們欣賞了在老牌民主國家上演的一場嚴肅認真的鬧劇。各種政治力量交織在一起,連女王也無法獨善其身。

爲觀察這輪英國式民主政治的細節,有必要回顧下“脫歐”的過程。

回到2016年,卡梅倫的 “脫歐”公投打開了潘多拉魔盒,51.9%脫歐戰勝48.1%留歐,顯示了民意的分裂。可以說,英國傳統的疑歐情緒與黨內派系鬥爭共同導致英國“脫歐”結果出現。

當前西方民主體制是一種代議民主制度,但卡梅倫爲爭取政黨利益,給直接民主提供了機會窗口,民粹主義就有了正當的制度土壤。

從“脫歐”公投的選票來看,呈現出藍領反抗白領、老人脫歐、年輕人留歐、精英留歐、老工業區脫歐等特徵。


所以這是英國普通民衆對精英反叛的一個重要體現,也就是近些年在西方社會蔓延的“反建制”“反精英”情緒


英國抗議者打出的標語:議員,你們這些撒謊的人,滾開


英國內部對歐盟的不滿情緒較高,一方面因爲對歐盟的認知程度低,大英帝國的歷史追思以及英國例外論等因素,使得英國從一開始便將歐盟作爲利益工具,並不具備法國和德國推動歐洲一體化藍圖的理想。

另一方面英國基尼係數較高,收入分配愈發不公平,社會底層對於自身經濟狀況愈發不滿,精英與民衆相疏離。於是,大量民衆把對生活的不滿歸咎於歐盟。

後來,在公投結果出來後,事情已與民衆沒有多少關係,在政黨鬥爭中,“脫歐”進程變成了精英間的政治遊戲

2016年7月,和卡梅倫同樣來自保守黨的特蕾莎·梅臨危受命,在經歷重重挑戰後,她終於與歐盟達成“軟脫歐”協議。方案內容是,在2019年3月29日之後,英國有21個月的過渡期,過渡期內英國繼續享有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成員的優惠條件。

2017年6月,按照特蕾莎·梅的建議,英國提前進行了大選,保守黨艱難保住執政黨地位,卻未獲得議會絕對多數席位,這種“懸浮議會”的出現使得特蕾莎·梅失去了對英國“脫歐”談判的內部掌控

2019年6月7日,特蕾莎·梅在“脫歐”進程中終於勢窮力竭,只得飲恨辭去首相之位和黨魁之位。

2019年7月24日,約翰遜持強硬立場主導英國“脫歐”進程,以“無協議脫歐”相威脅,既想迫使歐盟在“脫歐”協議中做出妥協,更想在英國政局中佔據主動。

約翰遜此前屢次放風,要提前舉行大選,實質上是英國下議院(議會的權力中心)與政府掌握主動權的博弈結果,因爲英國政府需要擁有強有力的主動權來推進脫歐進程。

在經過多次內部的爭論之後,英國議會同意將提前於12月12日舉行大選。約翰遜希望通過大選獲得更多的議員席位,奪回議會絕對多數(此前,又有21名保守黨議員因在投票中“反水”,被約翰遜開除黨籍),既可以順利推進“脫歐”進程,又可以實現連續執政。

2019年6月7日,含淚發表辭職演說的特蕾莎·梅


動盪

誰都知道,提前大選是一場賭博。

大選會給執政黨帶來很大風險,比如造成約翰遜的敗選,從而給工黨上臺的機會,也會給其他小黨提供政府組閣的機會,比如脫歐黨、自由民主黨、蘇格蘭民族黨都有可能蠶食兩大政黨的席位。

目前的民調顯示,保守黨支持率領先工黨約15至17個百分點。但此刻的英國政治生態進入二戰後最動盪、最混亂的階段。因“脫歐”問題的影響,選民的投票將打破傳統政黨支持者的界線,因而大選結果難以預測。

這種動盪與混亂首先表現在英國政黨向激進化、極端化方向發展,傳統的共識政治讓位於分歧與鬥爭

“脫歐”帶來主要政黨的內部分裂,也造成政府無法通過執政黨的內部掌控來控制議會。現在看來,保守黨和工黨的內部都出現了分裂。

歷史上,保守黨在歐洲問題上從未達成連續一致的統一立場。保守黨內部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分歧在“脫歐”過程中不斷擴大,保守黨領袖約翰遜的強硬脫歐立場遭到議會多數成員的反對,因而出現保守黨議員“反水”現象。

在工黨那邊,絕大多數工黨成員支持歐洲一體化,工黨領袖科爾賓則對“脫歐”持一種模糊戰略,試圖討好黨內力量,反而增加了工黨內部分裂。在此次競選的表態中,科爾賓說要舉行二次公投,但他提出二次公投的前提是,先與歐盟再達成一份“脫歐”協議。

其次,“脫歐”造成其他持激進立場的政黨的支持率上升,影響力增強。比如前述的脫歐黨要求直接進行“無協議脫歐”,自由民主黨明確反對“脫歐”,蘇格蘭民族黨則顧名思義,想要搞蘇格蘭獨立。

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中,脫歐黨曾獲超過31%的選票,29個席位。“脫歐”還催生了跨黨團體的出現,2019年初,8名工黨與3名保守黨成員因爲不滿各自政黨的“脫歐”政策,組成獨立團體,這成爲英國政壇的新事物。

由此可見,“脫歐”造成英國政黨體制從傳統的兩黨制向多黨制偏轉,聯合執政或將成爲一種常態。反過來,小黨派在“脫歐”和未來大選中的權重將會增加。

蘇格蘭獨立者打出橫幅:結束倫敦的統治


撕裂

比起動盪、混亂,對一個社會傷害更重的是撕裂。

除了上述提及的保守黨與工黨的分歧,政府與下議院的衝突,英國民衆間的隔閡外,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矛盾成爲英國政治新的不確定性


此前,歐洲一體化進程弱化了英國中央集權國家的治理規範和政治文化。實際上,蘇格蘭、威爾士、北愛爾蘭等地區對“脫歐”進程施加了不同的影響。


反過來,“脫歐”進程的波折不斷強化了地區民族主義政黨的獨立訴求。蘇格蘭獨立問題是其中最嚴重的一支。


蘇格蘭民族黨可能會加速獨立的進程,蘇格蘭民族黨主席妮古拉·斯特金此前甚至提出了“獨立時間表”。威爾士民衆支持“脫歐”,但傾向於“軟脫歐”。


北愛爾蘭政黨在“脫歐”問題上則未達成一致,存在內部矛盾。英國脫歐協議的死結很大程度上是因爲北愛爾蘭邊境問題。同樣,“脫歐”僵局進一步加大了北愛爾蘭與英國關係的不確定性與複雜性。

事實上,“脫歐”造成英國社會撕裂成五個部分:蘇格蘭,威爾士,北愛爾蘭,倫敦,倫敦之外的英格蘭,各個部分內部也存在着撕裂。共識的缺失帶來的是不穩定性的增加,而這種撕裂不可能在短期內得到彌合。


雖然英國是老牌西方民主國家,有着穩定的政治架構,但這種政治架構和政治傳統,能否順利應對當前一個撕裂的英國社會呢?


“脫歐”已經消耗了英國社會大量的精力,也成爲政治精英鬥爭的平臺與工具,這已經引起了工商業界與民衆的怨言。

可以預料的是,如果英國政治家遲遲不能解決“脫歐”的未竟事業,英國將陷入政治混亂與經濟疲乏的雙重困境之中。


文/賀之杲(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編輯/宇文雷格































【解局】脫不脫與“日不落”

| 俠客島

如果哪天島友們一覺醒來,發現英國又不“脫歐”了,可不要驚訝。


因爲這種可能性真的出現了。12月12日,英國將提前進行議會大選,屆時在議會中獲多數席位的政黨領袖,將成爲新的英國首相。

新首相將在保守黨領袖約翰遜(也就是現首相)和工黨領袖科爾賓中產生。而後者的競選宣言是:如果贏得大選,將舉行二次公投,再次決定是否留在歐盟

此前約翰遜向全世界高調宣佈,終於和歐盟達成“脫歐”協議了。結果,一切似乎又可能回到了原地:脫,還是不脫?

事情發展到此,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問題,導致這場“脫歐”僵局無窮無盡?這背後的根源,還必須從英國政治中尋找答案。


約翰遜與科爾賓


脈絡

從2016年6月23日公投開始,到2019年10月31日第一個“脫歐”延期截止日,再到2020年1月31日第二個延期截止日,英國經歷了這些:

公投結果公佈、卡梅倫辭職、梅姨接盤、梅姨下臺、約翰遜上位、英歐多輪博弈、保守黨與工黨鬥爭、黨內博弈、政府與議會相殺、提前大選……

在“脫歐”棱鏡下,英國的各個政治節點被無限放大,包括政府與議會之爭政黨間之爭政黨內部之爭民衆之爭精英與草根之爭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爭議會主權與人民主權之爭

在這場看似無盡的政治遊戲中,我們欣賞了在老牌民主國家上演的一場嚴肅認真的鬧劇。各種政治力量交織在一起,連女王也無法獨善其身。

爲觀察這輪英國式民主政治的細節,有必要回顧下“脫歐”的過程。

回到2016年,卡梅倫的 “脫歐”公投打開了潘多拉魔盒,51.9%脫歐戰勝48.1%留歐,顯示了民意的分裂。可以說,英國傳統的疑歐情緒與黨內派系鬥爭共同導致英國“脫歐”結果出現。

當前西方民主體制是一種代議民主制度,但卡梅倫爲爭取政黨利益,給直接民主提供了機會窗口,民粹主義就有了正當的制度土壤。

從“脫歐”公投的選票來看,呈現出藍領反抗白領、老人脫歐、年輕人留歐、精英留歐、老工業區脫歐等特徵。


所以這是英國普通民衆對精英反叛的一個重要體現,也就是近些年在西方社會蔓延的“反建制”“反精英”情緒


英國抗議者打出的標語:議員,你們這些撒謊的人,滾開


英國內部對歐盟的不滿情緒較高,一方面因爲對歐盟的認知程度低,大英帝國的歷史追思以及英國例外論等因素,使得英國從一開始便將歐盟作爲利益工具,並不具備法國和德國推動歐洲一體化藍圖的理想。

另一方面英國基尼係數較高,收入分配愈發不公平,社會底層對於自身經濟狀況愈發不滿,精英與民衆相疏離。於是,大量民衆把對生活的不滿歸咎於歐盟。

後來,在公投結果出來後,事情已與民衆沒有多少關係,在政黨鬥爭中,“脫歐”進程變成了精英間的政治遊戲

2016年7月,和卡梅倫同樣來自保守黨的特蕾莎·梅臨危受命,在經歷重重挑戰後,她終於與歐盟達成“軟脫歐”協議。方案內容是,在2019年3月29日之後,英國有21個月的過渡期,過渡期內英國繼續享有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成員的優惠條件。

2017年6月,按照特蕾莎·梅的建議,英國提前進行了大選,保守黨艱難保住執政黨地位,卻未獲得議會絕對多數席位,這種“懸浮議會”的出現使得特蕾莎·梅失去了對英國“脫歐”談判的內部掌控

2019年6月7日,特蕾莎·梅在“脫歐”進程中終於勢窮力竭,只得飲恨辭去首相之位和黨魁之位。

2019年7月24日,約翰遜持強硬立場主導英國“脫歐”進程,以“無協議脫歐”相威脅,既想迫使歐盟在“脫歐”協議中做出妥協,更想在英國政局中佔據主動。

約翰遜此前屢次放風,要提前舉行大選,實質上是英國下議院(議會的權力中心)與政府掌握主動權的博弈結果,因爲英國政府需要擁有強有力的主動權來推進脫歐進程。

在經過多次內部的爭論之後,英國議會同意將提前於12月12日舉行大選。約翰遜希望通過大選獲得更多的議員席位,奪回議會絕對多數(此前,又有21名保守黨議員因在投票中“反水”,被約翰遜開除黨籍),既可以順利推進“脫歐”進程,又可以實現連續執政。

2019年6月7日,含淚發表辭職演說的特蕾莎·梅


動盪

誰都知道,提前大選是一場賭博。

大選會給執政黨帶來很大風險,比如造成約翰遜的敗選,從而給工黨上臺的機會,也會給其他小黨提供政府組閣的機會,比如脫歐黨、自由民主黨、蘇格蘭民族黨都有可能蠶食兩大政黨的席位。

目前的民調顯示,保守黨支持率領先工黨約15至17個百分點。但此刻的英國政治生態進入二戰後最動盪、最混亂的階段。因“脫歐”問題的影響,選民的投票將打破傳統政黨支持者的界線,因而大選結果難以預測。

這種動盪與混亂首先表現在英國政黨向激進化、極端化方向發展,傳統的共識政治讓位於分歧與鬥爭

“脫歐”帶來主要政黨的內部分裂,也造成政府無法通過執政黨的內部掌控來控制議會。現在看來,保守黨和工黨的內部都出現了分裂。

歷史上,保守黨在歐洲問題上從未達成連續一致的統一立場。保守黨內部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分歧在“脫歐”過程中不斷擴大,保守黨領袖約翰遜的強硬脫歐立場遭到議會多數成員的反對,因而出現保守黨議員“反水”現象。

在工黨那邊,絕大多數工黨成員支持歐洲一體化,工黨領袖科爾賓則對“脫歐”持一種模糊戰略,試圖討好黨內力量,反而增加了工黨內部分裂。在此次競選的表態中,科爾賓說要舉行二次公投,但他提出二次公投的前提是,先與歐盟再達成一份“脫歐”協議。

其次,“脫歐”造成其他持激進立場的政黨的支持率上升,影響力增強。比如前述的脫歐黨要求直接進行“無協議脫歐”,自由民主黨明確反對“脫歐”,蘇格蘭民族黨則顧名思義,想要搞蘇格蘭獨立。

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中,脫歐黨曾獲超過31%的選票,29個席位。“脫歐”還催生了跨黨團體的出現,2019年初,8名工黨與3名保守黨成員因爲不滿各自政黨的“脫歐”政策,組成獨立團體,這成爲英國政壇的新事物。

由此可見,“脫歐”造成英國政黨體制從傳統的兩黨制向多黨制偏轉,聯合執政或將成爲一種常態。反過來,小黨派在“脫歐”和未來大選中的權重將會增加。

蘇格蘭獨立者打出橫幅:結束倫敦的統治


撕裂

比起動盪、混亂,對一個社會傷害更重的是撕裂。

除了上述提及的保守黨與工黨的分歧,政府與下議院的衝突,英國民衆間的隔閡外,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矛盾成爲英國政治新的不確定性


此前,歐洲一體化進程弱化了英國中央集權國家的治理規範和政治文化。實際上,蘇格蘭、威爾士、北愛爾蘭等地區對“脫歐”進程施加了不同的影響。


反過來,“脫歐”進程的波折不斷強化了地區民族主義政黨的獨立訴求。蘇格蘭獨立問題是其中最嚴重的一支。


蘇格蘭民族黨可能會加速獨立的進程,蘇格蘭民族黨主席妮古拉·斯特金此前甚至提出了“獨立時間表”。威爾士民衆支持“脫歐”,但傾向於“軟脫歐”。


北愛爾蘭政黨在“脫歐”問題上則未達成一致,存在內部矛盾。英國脫歐協議的死結很大程度上是因爲北愛爾蘭邊境問題。同樣,“脫歐”僵局進一步加大了北愛爾蘭與英國關係的不確定性與複雜性。

事實上,“脫歐”造成英國社會撕裂成五個部分:蘇格蘭,威爾士,北愛爾蘭,倫敦,倫敦之外的英格蘭,各個部分內部也存在着撕裂。共識的缺失帶來的是不穩定性的增加,而這種撕裂不可能在短期內得到彌合。


雖然英國是老牌西方民主國家,有着穩定的政治架構,但這種政治架構和政治傳統,能否順利應對當前一個撕裂的英國社會呢?


“脫歐”已經消耗了英國社會大量的精力,也成爲政治精英鬥爭的平臺與工具,這已經引起了工商業界與民衆的怨言。

可以預料的是,如果英國政治家遲遲不能解決“脫歐”的未竟事業,英國將陷入政治混亂與經濟疲乏的雙重困境之中。


文/賀之杲(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編輯/宇文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