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如何最大限度預防未成年人犯罪?

| 央視網




近日,大連一個未滿14歲的男孩,殺害了一個10歲的女孩。而由於男孩還差兩個月才滿14歲,即便身高1米75,體重超過140斤,但按現有法律,他依然不負刑事責任,只被收容教養三年。詳情戳:大連殺女童兇手被收容三年,警方稱是法律框架內最嚴措施


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分組審議《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在這樣的新聞背景之下,引起極大關注。



△10月20日,大連10歲女童琪琪被害。距離琪琪遇害已過去兩週,仍有市民從大連各地趕到琪琪最後生活的小區,送上蠟燭、鮮花、布娃娃,寄託哀思。

成人化的未成年人犯罪

事發當天下午,琪琪照例去上美術課。琪琪媽媽本會在3點鐘接她,但因午睡時手機被調成了靜音,沒有按時接到琪琪,於是琪琪決定自己走回家。

△ 路邊監控拍攝到的畫面顯示,3點20分,琪琪穿着紅色衣服,拎着布兜,自東向西路過,走進了緊挨着蔡某家的一條街。

琪琪母親:

蔡某三點之前到我家店問琪琪回沒回來。之後在我們找孩子的過程中,蔡某又來問找沒找到琪琪,那時候應該是4點多。

根據警方調查,琪琪的遇害時間應是下午3點半左右。也就是說,蔡某第二次向琪琪的父母搭訕,詢問琪琪下落時,已將琪琪殺害。

據悉,琪琪死於失血過多,她的胸腔和腹腔被蔡某用一把摺疊水果刀,捅了7刀。而且,蔡某從在家裏殺害琪琪,到將琪琪拋屍於家對面的低矮樹叢中,過程非常連貫,只用了十幾分鍾。

13歲的蔡某與琪琪的哥哥就讀同一所中學,和琪琪上過同一個託管班。直至調查結果公佈,琪琪的家人都未曾想過犯案的會是蔡某。

△ 蔡某之後在班級微信羣內發表的一系列,諸如“呵”、“我虛歲14”等“若無其事”的言語,更令琪琪父母感到心寒。

我國《刑法》規定,未成年人滿16週歲纔開始負刑事責任。儘管故意殺人、強姦等八類刑事犯罪,追責年齡有所放寬,但還是限制在14到16歲之間。

差2個月才14歲的蔡某,儘管案情惡劣,仍屬於無刑事責任能力人羣,不能被追究刑事責任。10月24日,大連警方經上級公安機關批准,做出決定:將蔡某送至遼寧省少管所,收容管教三年。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青少年犯罪與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 皮藝軍:

我們國家的少年收容教養,很大程度是跟少管所放在一起的,它從設施上來講,跟監獄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但刑期上現在是三年,有沒有可能延長?這是需要在法律上討論的。

蔡某被收容管教的消息,引發了小區強烈的民意反彈。他們擔心,蔡某回到社區,會成爲安全隱患,再次犯下類似罪行。至少有三位成年女性表示,自己曾被蔡某尾隨、騷擾過。

降低刑責年齡,能解決問題嗎?

警方表示,對蔡某收容教養三年已是目前法律框架內最嚴厲措施,這樣的頂格處理,他們也很無奈。鑑於近幾年出現多起未滿14歲成爲未成年犯罪“護身符”的案件,加之對收容教養能否真正起到懲戒作用的疑慮,公衆對降低刑責年齡的呼聲一直高漲。

國內14週歲刑責年齡已40年未變。有研究顯示,中國青少年生理髮育比20年前至少提前兩到三年,個別未成年人對以年齡規避刑責有清醒認知,有專家呼籲,刑事年齡適當降低能起震懾作用。

聯合國曾建議將最低刑責年齡定爲12歲,體現的是對兒童利益最大化考量。不負刑責的寬容不意味着縱容,如何讓每個人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纔是公衆的共同目標。

11月1日,《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在中國人大網公佈,公開徵集社會意見。其中明確,社會調查和心理測評可作爲辦理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參考,這爲此案借鑑惡意補足年齡原則以及探索更多元靈活的司法空間帶來契機。

最大限度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

同時,草案將未成年人的偏常行爲分爲不良行爲、嚴重不良行爲、犯罪行爲三個等級,針對不同等級採取相應措施
爲解決因年齡原因不予治安管理處罰、同時又缺乏矯治措施,導致一犯再犯,直至走上犯罪道路的問題。修訂草案還規定了公安機關可以採取的八項過渡性教育矯治措施
對嚴重不良行爲情節惡劣或者拒不配合、接受教育矯治措施的未成年人,規定可以送專門學校進行矯治和接受教育

在草案審議過程中,委員們進行了激烈的討論,但大家的共識也非常明確:最大限度防止未成年人滑向違法犯罪強化家庭監護責任、充實學校管家責任、推動社會廣泛參與,特別是及時、有效制止矯治偏差行爲,既需要法律明確責任,也需要全社會形成合力。

△ 視頻 | 《新聞週刊》未成年的“罪”


編輯:單鏡宇
責任編輯:孟夏
來源:央視新聞






























痛!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如何最大限度預防未成年人犯罪?

| 央視網




近日,大連一個未滿14歲的男孩,殺害了一個10歲的女孩。而由於男孩還差兩個月才滿14歲,即便身高1米75,體重超過140斤,但按現有法律,他依然不負刑事責任,只被收容教養三年。詳情戳:大連殺女童兇手被收容三年,警方稱是法律框架內最嚴措施


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分組審議《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在這樣的新聞背景之下,引起極大關注。



△10月20日,大連10歲女童琪琪被害。距離琪琪遇害已過去兩週,仍有市民從大連各地趕到琪琪最後生活的小區,送上蠟燭、鮮花、布娃娃,寄託哀思。

成人化的未成年人犯罪

事發當天下午,琪琪照例去上美術課。琪琪媽媽本會在3點鐘接她,但因午睡時手機被調成了靜音,沒有按時接到琪琪,於是琪琪決定自己走回家。

△ 路邊監控拍攝到的畫面顯示,3點20分,琪琪穿着紅色衣服,拎着布兜,自東向西路過,走進了緊挨着蔡某家的一條街。

琪琪母親:

蔡某三點之前到我家店問琪琪回沒回來。之後在我們找孩子的過程中,蔡某又來問找沒找到琪琪,那時候應該是4點多。

根據警方調查,琪琪的遇害時間應是下午3點半左右。也就是說,蔡某第二次向琪琪的父母搭訕,詢問琪琪下落時,已將琪琪殺害。

據悉,琪琪死於失血過多,她的胸腔和腹腔被蔡某用一把摺疊水果刀,捅了7刀。而且,蔡某從在家裏殺害琪琪,到將琪琪拋屍於家對面的低矮樹叢中,過程非常連貫,只用了十幾分鍾。

13歲的蔡某與琪琪的哥哥就讀同一所中學,和琪琪上過同一個託管班。直至調查結果公佈,琪琪的家人都未曾想過犯案的會是蔡某。

△ 蔡某之後在班級微信羣內發表的一系列,諸如“呵”、“我虛歲14”等“若無其事”的言語,更令琪琪父母感到心寒。

我國《刑法》規定,未成年人滿16週歲纔開始負刑事責任。儘管故意殺人、強姦等八類刑事犯罪,追責年齡有所放寬,但還是限制在14到16歲之間。

差2個月才14歲的蔡某,儘管案情惡劣,仍屬於無刑事責任能力人羣,不能被追究刑事責任。10月24日,大連警方經上級公安機關批准,做出決定:將蔡某送至遼寧省少管所,收容管教三年。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青少年犯罪與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 皮藝軍:

我們國家的少年收容教養,很大程度是跟少管所放在一起的,它從設施上來講,跟監獄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但刑期上現在是三年,有沒有可能延長?這是需要在法律上討論的。

蔡某被收容管教的消息,引發了小區強烈的民意反彈。他們擔心,蔡某回到社區,會成爲安全隱患,再次犯下類似罪行。至少有三位成年女性表示,自己曾被蔡某尾隨、騷擾過。

降低刑責年齡,能解決問題嗎?

警方表示,對蔡某收容教養三年已是目前法律框架內最嚴厲措施,這樣的頂格處理,他們也很無奈。鑑於近幾年出現多起未滿14歲成爲未成年犯罪“護身符”的案件,加之對收容教養能否真正起到懲戒作用的疑慮,公衆對降低刑責年齡的呼聲一直高漲。

國內14週歲刑責年齡已40年未變。有研究顯示,中國青少年生理髮育比20年前至少提前兩到三年,個別未成年人對以年齡規避刑責有清醒認知,有專家呼籲,刑事年齡適當降低能起震懾作用。

聯合國曾建議將最低刑責年齡定爲12歲,體現的是對兒童利益最大化考量。不負刑責的寬容不意味着縱容,如何讓每個人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纔是公衆的共同目標。

11月1日,《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在中國人大網公佈,公開徵集社會意見。其中明確,社會調查和心理測評可作爲辦理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參考,這爲此案借鑑惡意補足年齡原則以及探索更多元靈活的司法空間帶來契機。

最大限度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

同時,草案將未成年人的偏常行爲分爲不良行爲、嚴重不良行爲、犯罪行爲三個等級,針對不同等級採取相應措施
爲解決因年齡原因不予治安管理處罰、同時又缺乏矯治措施,導致一犯再犯,直至走上犯罪道路的問題。修訂草案還規定了公安機關可以採取的八項過渡性教育矯治措施
對嚴重不良行爲情節惡劣或者拒不配合、接受教育矯治措施的未成年人,規定可以送專門學校進行矯治和接受教育

在草案審議過程中,委員們進行了激烈的討論,但大家的共識也非常明確:最大限度防止未成年人滑向違法犯罪強化家庭監護責任、充實學校管家責任、推動社會廣泛參與,特別是及時、有效制止矯治偏差行爲,既需要法律明確責任,也需要全社會形成合力。

△ 視頻 | 《新聞週刊》未成年的“罪”


編輯:單鏡宇
責任編輯:孟夏
來源:央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