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刷臉”入園,大學教授起訴:採集我隱私,泄露誰負責?

| 新浪新聞

近日,發生在杭州的“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引發輿論關注。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郭兵因爲不願意使用人臉識別,在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告上了法庭。


這可能是國內消費者起訴商家的“人臉識別第一案”。當地法院目前已經決定正式受理此案。



大學教授將動物園告上法庭


2019年4月27日,郭兵花費1360元,購買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年卡。該卡有效期爲一年,不限次數,入園時要同時驗證卡和指紋。2019年10月17日,園區向他發來短信,稱“年卡系統已升級爲人臉識別入園,原指紋識別已取消,即日起,未註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




郭兵認爲,面部特徵屬於個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非法提供或者濫用,極易危害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9條,“經營者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並經消費者同意。


據此,郭兵認爲,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通過升級年卡系統,強制收集他的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嚴重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的相關規定。


“採指紋,我是同意的。但是採集人臉信息,我是拒絕的,難道因爲我拒絕人臉信息採集,作爲年卡用戶的我就不能享受入園的權利嗎?”郭兵說。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園區內年卡廣告圖。受訪者供圖。


郭兵表示,自己對人臉識別在內的個人信息保護問題有一定研究,“像是之前很火爆的換臉軟件飽受爭議一樣,人臉信息採集我一直持保守態度的。


比如,人臉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存在極不確定的安全風險,公安等政府部門出於一定的公共利益考慮採集人臉信息我還可以接受,但是一家動物娛樂遊樂場也能採集人臉信息,安全性、隱私性我都表示懷疑,萬一信息泄露誰能負責?”


2019年10月28日,郭兵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起訴至法院,請求對方退還1360元的卡費,並承擔本案訴訟費。



園方迴應:指紋打卡太慢換面部識別,無法退卡


“正是因爲性價比比較划算,年卡的購買量很多,用戶大約有1萬多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工作人員如是說。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相關負責人袁女士稱,公園從今年7月開始試行人臉識別系統,7月之後辦理年卡的用戶全部採取人臉識別入園。


考慮到此前還有1萬多名年卡老用戶,園區留出了近三個月的人臉識別試行期,方便老用戶在這段時間更改註冊信息。直到10月下旬,園區才把所有年卡閘機換成了人臉識別機。


爲什麼要針對年卡用戶改用人臉識別?袁女士說,主要還是爲了方便消費者快速入園。年卡用戶入園必須比對身份,指紋識別偶爾會出現遲滯情況。“比如有的客人手指比較幹,機器識別就會慢一些。


正常情況下三秒就能通過閘機,這麼一來可能需要八秒。”她介紹,從試行期的統計來看,人臉識別確實有效提升了消費者的入園效率。


談到退卡問題,袁女士說,年卡價格相對正常入園的價格要優惠很多,所以公園規定年卡一經售出概不退換。公園有成本的考慮,處理上也比較爲難,因此沒能就退卡問題與郭兵達成一致。


人臉識別爭議不斷


9月初,一款名爲“ZAO”的AI換臉APP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作爲國內第一個爆款級AI換臉應用,ZAO的換臉操作門檻很低,用戶在通過人臉識別完成肖像權驗證之後,就可以通過拍攝或上傳人臉照片來合成視頻。


其將之前只是聽說的技術帶到現實生活中,引發了諸多爭議,例如收集人臉等個人生物識別信息未獲用戶明示同意、個人信息處理規則不清晰、過度索取肖像權、著作權侵權、數據泄露或濫用風險等。隨着相關爭議不斷髮酵,ZAO對獲取用戶同意的方式和用戶協議、隱私政策中相關條款作出了調整。


關於個人隱私泄露,

你怎麼看?



源:南方都市報、每日經濟新聞

更多新聞









女大學生遭摟抱扇打後溺亡,單親媽媽哭訴:求真相!

上饒遇害男孩媽媽發文悼念:你不是壞孩子,真的不是

玩笑要慎重!男子開玩笑把鄰居笑死,檢方判賠償6萬

女童被拴狗鏈關籠中疑遭虐待,警方:系父母鬥氣擺拍
































拒絕“刷臉”入園,大學教授起訴:採集我隱私,泄露誰負責?

| 新浪新聞

近日,發生在杭州的“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引發輿論關注。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郭兵因爲不願意使用人臉識別,在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告上了法庭。


這可能是國內消費者起訴商家的“人臉識別第一案”。當地法院目前已經決定正式受理此案。



大學教授將動物園告上法庭


2019年4月27日,郭兵花費1360元,購買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年卡。該卡有效期爲一年,不限次數,入園時要同時驗證卡和指紋。2019年10月17日,園區向他發來短信,稱“年卡系統已升級爲人臉識別入園,原指紋識別已取消,即日起,未註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




郭兵認爲,面部特徵屬於個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非法提供或者濫用,極易危害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9條,“經營者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並經消費者同意。


據此,郭兵認爲,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通過升級年卡系統,強制收集他的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嚴重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的相關規定。


“採指紋,我是同意的。但是採集人臉信息,我是拒絕的,難道因爲我拒絕人臉信息採集,作爲年卡用戶的我就不能享受入園的權利嗎?”郭兵說。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園區內年卡廣告圖。受訪者供圖。


郭兵表示,自己對人臉識別在內的個人信息保護問題有一定研究,“像是之前很火爆的換臉軟件飽受爭議一樣,人臉信息採集我一直持保守態度的。


比如,人臉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存在極不確定的安全風險,公安等政府部門出於一定的公共利益考慮採集人臉信息我還可以接受,但是一家動物娛樂遊樂場也能採集人臉信息,安全性、隱私性我都表示懷疑,萬一信息泄露誰能負責?”


2019年10月28日,郭兵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起訴至法院,請求對方退還1360元的卡費,並承擔本案訴訟費。



園方迴應:指紋打卡太慢換面部識別,無法退卡


“正是因爲性價比比較划算,年卡的購買量很多,用戶大約有1萬多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工作人員如是說。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相關負責人袁女士稱,公園從今年7月開始試行人臉識別系統,7月之後辦理年卡的用戶全部採取人臉識別入園。


考慮到此前還有1萬多名年卡老用戶,園區留出了近三個月的人臉識別試行期,方便老用戶在這段時間更改註冊信息。直到10月下旬,園區才把所有年卡閘機換成了人臉識別機。


爲什麼要針對年卡用戶改用人臉識別?袁女士說,主要還是爲了方便消費者快速入園。年卡用戶入園必須比對身份,指紋識別偶爾會出現遲滯情況。“比如有的客人手指比較幹,機器識別就會慢一些。


正常情況下三秒就能通過閘機,這麼一來可能需要八秒。”她介紹,從試行期的統計來看,人臉識別確實有效提升了消費者的入園效率。


談到退卡問題,袁女士說,年卡價格相對正常入園的價格要優惠很多,所以公園規定年卡一經售出概不退換。公園有成本的考慮,處理上也比較爲難,因此沒能就退卡問題與郭兵達成一致。


人臉識別爭議不斷


9月初,一款名爲“ZAO”的AI換臉APP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作爲國內第一個爆款級AI換臉應用,ZAO的換臉操作門檻很低,用戶在通過人臉識別完成肖像權驗證之後,就可以通過拍攝或上傳人臉照片來合成視頻。


其將之前只是聽說的技術帶到現實生活中,引發了諸多爭議,例如收集人臉等個人生物識別信息未獲用戶明示同意、個人信息處理規則不清晰、過度索取肖像權、著作權侵權、數據泄露或濫用風險等。隨着相關爭議不斷髮酵,ZAO對獲取用戶同意的方式和用戶協議、隱私政策中相關條款作出了調整。


關於個人隱私泄露,

你怎麼看?



源:南方都市報、每日經濟新聞

更多新聞









女大學生遭摟抱扇打後溺亡,單親媽媽哭訴:求真相!

上饒遇害男孩媽媽發文悼念:你不是壞孩子,真的不是

玩笑要慎重!男子開玩笑把鄰居笑死,檢方判賠償6萬

女童被拴狗鏈關籠中疑遭虐待,警方:系父母鬥氣擺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