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貪官很文藝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現在有些成功人士,喜歡拗人設。


且不說自己那一塊主責主業搞得怎麼樣,出來亮相,先往頭上加各種光環。


明星搞學問,幹部做書法家,搞藝術的拾個官銜,就顯得很高級。


有時候,強行跨界拗人設,特別是拗文藝範兒人設,是很貴的,代價是金錢和節操。戚繼光早就爲我們證明了這一點。


作爲抗倭名將,戚繼光的軍事才能沒得說。直到有一天,他結識了大文豪王世貞,花前月下豪情對飲了一番,才發現自己土得掉渣。文人的風情雅緻,令戚大將軍心嚮往之。


他也想做個文化人,於是打仗之餘和文人墨客吟詩作賦、往來唱和。友人們送給戚繼光一個好聽的ID:“元敬詞宗先生”。


擔上這個名號,不但需要文化,還需要錢。


慕名來拜訪“元敬詞宗先生”的人絡繹不絕,戚繼光也傾情款待,有時還要贊助一些創作經費。這就需要銀子,很多很多銀子。可是明朝官員收入很低,戚繼光只能四處搞銀子。


而那些攀附戚大將軍的文人,有多少是真心仰慕他並不驚世的文采,又有多少是看中了他的顯赫權勢。


一代名將尚且拗不起文藝人設,今天的普通人更要多幾分掂量。


本週,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分黨組書記、原副主席趙長青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他不是第一個栽在腐敗泥潭裏的文化人,也讓人們再次關注到這個問題--


藝術界的官癮、官場的“雅好”,暫且統稱爲文藝範兒的腐敗。


有些作品定價,不看本身造詣,而看作者身份。作者不帶點行政級別,都賣不上價錢。市場更欣賞權力的盛世美顏,而不是藝術的純粹美好。


有人會拿毛筆,就能寫出一字千金。河南省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靳綏東就曾把自己的書畫作品高價賣給私營企業主。


有人不懂畫,卻懂畫的價格。“我家有一面牆還空着。”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武紅軍只要一開口,美術學院畫家師生的一面牆畫作都會被他搬空。


有人愛攝影,別人買部單反傾家蕩產,他卻長槍短炮不缺型號,辦展拿獎,在衆人的哄擡中做起攝影家的美夢。有人身邊聚起“網球圈”“養生圈”“品酒圈”,書香趨着銅臭,末俗裝作風雅。


最近通報的一些幹部,有的迷蘭花,有的賞玉石,有的玩木頭,有的造園林。就算是業餘菜鳥,也玩得風生水起,因爲有人捧場,文藝界買賬。二三流的水準,有了權力加持,一下子成了文藝大咖,協會理事,才子,文士,新星。


說到底都是權力的遊戲。搞文藝的借官帽炒身價,做官的借翰墨自我粉飾,順帶撈錢。雅好越界,就是雅賄,其實一點也不雅。“蘭花局長”周華清受賄的35萬餘元中,蘭花價值近20萬元。江蘇省鹽城市政協原副主席李純濤利用職務影響,將自有字畫出售給下屬,實際就是權錢交易。癡迷攝影的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在雲臺山上每按一次快門,都有多少公司、下屬爲他跑腿埋單。


秦玉海落馬後說:“官做再大,工作幹再好,一退休,人們就會漸漸把你淡忘,而藝術是永恆的,可以讓你名垂千史。


這就有點搞笑了。不要官做大了,就對自己的才華過度自信。更何況,名垂青史的藝術,應該是爲公衆服務的藝術。沾了私慾的作品,也許一時炒出天價,一旦離開權力,價格崩到尷尬,唯一的價值就是給貪腐留下罪證。


權力是爲公衆服務的。一個幹部,幹好本職工作,比拗啥人設都強。就像戚繼光,被人們記住的從來不是什麼“詞宗先生”,而是抗倭英雄。


沉溺於高雅人設中顧影自憐、追名逐利,不如在基層的泥土裏摸爬滾打,嘗一嘗民間疾苦,解一解民生難題,就算你不會寫詩不會作畫,老百姓也會記住你。

欲知下週大事,且聽下回分解。(子不歇)



往期回顧:
第一百七十一回:前天,收到國務院扶貧辦的一條短信……

第一百七十回:中央紀委這則涉黑腐敗通報,內含打“傘”六式!

第一百六十九回:國慶前繼續打虎,說明啥?

第一百六十八回:70年裏,那些腐敗分子都是什麼結局?

第一百六十七回:中秋真相:月亮要跑路,太陽系很殘酷
第一百六十六回:一個問責裏,原來有這麼多“門道”
第一百六十五回:合格黨員的世界裏沒有容易二字
第一百六十四回:落馬乾部背後的“大師”們
第一百六十三回:請不要這樣浪費國家的錢
第一百六十二回:聽了那麼多腐敗分子的懺悔,我們發現一個“重大祕密”
第一百六十一回:《哪吒》裏,你看到人生百態了嗎?

































這個貪官很文藝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現在有些成功人士,喜歡拗人設。


且不說自己那一塊主責主業搞得怎麼樣,出來亮相,先往頭上加各種光環。


明星搞學問,幹部做書法家,搞藝術的拾個官銜,就顯得很高級。


有時候,強行跨界拗人設,特別是拗文藝範兒人設,是很貴的,代價是金錢和節操。戚繼光早就爲我們證明了這一點。


作爲抗倭名將,戚繼光的軍事才能沒得說。直到有一天,他結識了大文豪王世貞,花前月下豪情對飲了一番,才發現自己土得掉渣。文人的風情雅緻,令戚大將軍心嚮往之。


他也想做個文化人,於是打仗之餘和文人墨客吟詩作賦、往來唱和。友人們送給戚繼光一個好聽的ID:“元敬詞宗先生”。


擔上這個名號,不但需要文化,還需要錢。


慕名來拜訪“元敬詞宗先生”的人絡繹不絕,戚繼光也傾情款待,有時還要贊助一些創作經費。這就需要銀子,很多很多銀子。可是明朝官員收入很低,戚繼光只能四處搞銀子。


而那些攀附戚大將軍的文人,有多少是真心仰慕他並不驚世的文采,又有多少是看中了他的顯赫權勢。


一代名將尚且拗不起文藝人設,今天的普通人更要多幾分掂量。


本週,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分黨組書記、原副主席趙長青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他不是第一個栽在腐敗泥潭裏的文化人,也讓人們再次關注到這個問題--


藝術界的官癮、官場的“雅好”,暫且統稱爲文藝範兒的腐敗。


有些作品定價,不看本身造詣,而看作者身份。作者不帶點行政級別,都賣不上價錢。市場更欣賞權力的盛世美顏,而不是藝術的純粹美好。


有人會拿毛筆,就能寫出一字千金。河南省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靳綏東就曾把自己的書畫作品高價賣給私營企業主。


有人不懂畫,卻懂畫的價格。“我家有一面牆還空着。”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武紅軍只要一開口,美術學院畫家師生的一面牆畫作都會被他搬空。


有人愛攝影,別人買部單反傾家蕩產,他卻長槍短炮不缺型號,辦展拿獎,在衆人的哄擡中做起攝影家的美夢。有人身邊聚起“網球圈”“養生圈”“品酒圈”,書香趨着銅臭,末俗裝作風雅。


最近通報的一些幹部,有的迷蘭花,有的賞玉石,有的玩木頭,有的造園林。就算是業餘菜鳥,也玩得風生水起,因爲有人捧場,文藝界買賬。二三流的水準,有了權力加持,一下子成了文藝大咖,協會理事,才子,文士,新星。


說到底都是權力的遊戲。搞文藝的借官帽炒身價,做官的借翰墨自我粉飾,順帶撈錢。雅好越界,就是雅賄,其實一點也不雅。“蘭花局長”周華清受賄的35萬餘元中,蘭花價值近20萬元。江蘇省鹽城市政協原副主席李純濤利用職務影響,將自有字畫出售給下屬,實際就是權錢交易。癡迷攝影的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在雲臺山上每按一次快門,都有多少公司、下屬爲他跑腿埋單。


秦玉海落馬後說:“官做再大,工作幹再好,一退休,人們就會漸漸把你淡忘,而藝術是永恆的,可以讓你名垂千史。


這就有點搞笑了。不要官做大了,就對自己的才華過度自信。更何況,名垂青史的藝術,應該是爲公衆服務的藝術。沾了私慾的作品,也許一時炒出天價,一旦離開權力,價格崩到尷尬,唯一的價值就是給貪腐留下罪證。


權力是爲公衆服務的。一個幹部,幹好本職工作,比拗啥人設都強。就像戚繼光,被人們記住的從來不是什麼“詞宗先生”,而是抗倭英雄。


沉溺於高雅人設中顧影自憐、追名逐利,不如在基層的泥土裏摸爬滾打,嘗一嘗民間疾苦,解一解民生難題,就算你不會寫詩不會作畫,老百姓也會記住你。

欲知下週大事,且聽下回分解。(子不歇)



往期回顧:
第一百七十一回:前天,收到國務院扶貧辦的一條短信……

第一百七十回:中央紀委這則涉黑腐敗通報,內含打“傘”六式!

第一百六十九回:國慶前繼續打虎,說明啥?

第一百六十八回:70年裏,那些腐敗分子都是什麼結局?

第一百六十七回:中秋真相:月亮要跑路,太陽系很殘酷
第一百六十六回:一個問責裏,原來有這麼多“門道”
第一百六十五回:合格黨員的世界裏沒有容易二字
第一百六十四回:落馬乾部背後的“大師”們
第一百六十三回:請不要這樣浪費國家的錢
第一百六十二回:聽了那麼多腐敗分子的懺悔,我們發現一個“重大祕密”
第一百六十一回:《哪吒》裏,你看到人生百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