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 央視網

曹吉利|作者
新週刊(ID:new-weekly)|來源
孟夏 |編輯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在中國傳統中,“溫”一直是和“飽”同等地位的民生詞彙,寒冬中如果沒有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一切精緻生活都無從談起。

“南方的小鎮陰雨的冬天沒有北方冷……”趙雷用一首《南方姑娘》,騙了多少北方小夥,氣壞了多少南方妹子。
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寫這首歌之前,北京男孩趙雷應該沒有真正在南方小鎮過完一個冬天,因爲但凡有在供暖區以南過冬的生活經驗,一定不忍心寫下這樣的歌詞。
《北京市居民供熱採暖合同》裏有着明確規定,普通城市居民住宅,當室外日平均氣溫在-9℃到-7℃之間時,室內溫度應當維持在16℃到18℃。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過冬聖地海南海口,冬天的溫度也一般在20°C上下。
所以,當真正的南方姑娘穿得裏三層外三層,還要擔心長凍瘡時,用“如沐春風”形容北方供暖家庭的生活狀態,應該不爲過。

南方一直處於“被誤會”的暖和之中。

而這一切差異的源頭,就是靜靜地站在房間角落裏,北方人沒留意、南方人沒見過的暖氣。
即便處在信息爆炸的互聯網時代,要向十幾億中國人普及一樣事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幸經過這幾年來鋪天蓋地的吐槽和調侃,北方人終於知道南方的冬天不怎麼好受,南方人也隱約聽說了暖氣是北方家庭的禦寒神器。
但要具體問暖氣長什麼模樣、有怎樣的工作原理、使用體驗怎麼樣,大部分南方朋友還是一概不知。

在最冷的日子到來之前,不妨徹底向廣大南方人揭下暖氣神祕的面紗,就算沾不上暖氣的光,至少下次去北方出差、旅行的時候,不用再面對牆角的大鐵塊一頭霧水了。

中央供暖, 健壯的散熱器。
不要看段子,要看真相
趙雷的歌詞,集中代表了過去幾十年,相當一部分北方人對南方冬天的想象:
暖意融融、樹木蔥蘢,不會下雪也不會結冰,要是沿海地區,大概還會人人抱着一個椰子,躺在沙灘上吹吹海風。
但隨着信息和人口流動增加,南方的冬天有多難熬,大家心裏都有了數,什麼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溼冷和乾冷等等老掉牙的說法,每年冬天拿出來,還是能引起許多共鳴。

冬天,南方人會說“出去暖和暖和”,北方人會說“進來暖和暖和”。

尤其是秦嶺淮河一線和長江沿岸地區,與供暖區一步之遙,眼睜睜看着北面的老鄉在溫暖的房間裏吃飯睡覺吸貓逗狗,自己只能抱着電暖氣電熱毯在冰冷的家裏冷得發抖,不平衡的感覺可想而知。
比如蘇北城市徐州就在供暖城市之列,當徐州人享受暖氣的時候,蘇南的一票經濟強市面對嚴冬,也只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再比如信陽,雖然屬於北方省份河南,但因爲地理位置靠南,暖氣也不是城市標配。
什麼城市有暖氣?其實並沒有一個特別確切的標準。根據最常見的說法,供暖線與中國南北分界線大致吻合,日均溫低於或等於5℃達到一定天數的城市即進行集中供暖。

而被排除在這一標準之外的城市,距離“不冷”這個概念,還有着相當遙遠的距離。

南北供暖示意圖。

一千多年前,苦情詩人杜甫流落到夔州,也就是今天重慶一帶,寫了首《後苦寒行》:“蠻夷長老怨苦寒,崑崙天關凍應折。”

長江中漂着冰凌,風急天高,寒氣徹骨,詩人的絕望可想而知。
時至今日,重慶的冬天好不好過,問問重慶人就知道了。
難怪有南方網友在知乎上忿忿地留言:“要不是現在網絡發達了,誰知道北方人過冬這麼爽。
聽了那麼多關於暖氣的段子,也是時候瞭解一下,暖氣到底是怎樣一種存在。

遇見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暖氣的南方朋友,請加倍關愛TA。/微博截圖

暖氣,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第一次聽說暖氣,很多南方人總是顧名思義地認爲它和空調類似,會吹出熱風。其實,暖氣的熱源通常來自在管道中循環的熱水。
不擺太多專業名詞,站在普通居民的角度看,暖氣就是一套利用熱水取暖的設備。像自來水管一樣,暖氣管道接入房間,一頭進一頭出,熱水在管道內循環,從而保持室內溫度。
暖氣片,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金屬熱水容器,可以通過增減暖氣片調整熱水在室內的存量,從而適應不同面積房屋的保溫需求。
在這裏還要區分兩個概念,暖氣和集中供暖。
暖氣作爲一種取暖工具,歷史更長,使用範圍也更廣,十九世紀末期,暖氣片式散熱器已經在歐洲出現,但是價格昂貴,只有富豪之家才用得起。
錢鍾書在《圍城》裏曾經寫過一個情節——張太太坐在熱水管烘暖的客堂裏唸佛,可見民國時期上海的一些富裕家庭已經用上暖氣。但這種個別配備的暖氣,還要家家戶戶自己來燒熱水。
至於網上常常討論的暖氣,主要是指“集中供暖”,也就是每個家庭的暖氣像天然氣、電力、自來水一樣,接入一個龐大的城市公共系統,住戶買房子時就已經接通暖氣管道,最重要的事就是記得每年冬天交暖氣費。
1877年,世界上第一個商業化集中供暖系統在美國建成,隨後,這種經濟、安全、潔淨的取暖方式迅速在歐洲普及。

在沒有暖氣的時候,壁爐陪伴人們度過寒冷的冬天。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效仿蘇聯開始了集中供暖,1957年,北京第一熱電廠開工建設:燒煤發電,同時產生的熱水供城市居民取暖。
集中供暖在中國的普及,遠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快。根據相關統計,直到1978年,集中供暖普及率僅爲1%,北方人司空見慣的暖氣,到改革開放以後纔開始加速普及。
到了1985年,北方一百二十多座城市,有四十座建立起集中供暖系統。

根據住建部發布的《2016年城鄉建設統計公報》,截至2016年年末,集中供熱面積已經達到驚人的73.9億平方米——當然,這裏應該沒有多少屬於通常意義的南方地區。
還需要說明的是,北方的集中供暖也主要集中在城鎮,更廣大的鄉村地區過冬,依舊要靠燒煤、燒柴、電熱毯、電暖氣,在這一點上,有相當一部分北方朋友和南方朋友站在同一陣線上。
就算是城市,也有很多區域用不上暖氣。

暖氣使用體驗報告
作爲一個在北方長大、生活了二十年的人,還是有資格向南方人簡單分享一下暖氣的使用體驗。
先說供暖時間,如果留意每年秋冬之交的新聞就會發現,北方不同地方來暖氣(北方人管開始供暖叫來暖氣)時間的各不相同,基本由北向南依次推後,越早入冬的城市,越早供暖。

供暖管道。
比如山西最北端的大同市,根據規定,每年10月25日至次年4月10日供暖,但由於去年天氣較冷,當地適當提前了供暖日期,在10月8日就開始陸續供熱。
再說費用,不同城市的暖氣費用也不盡相同,拿我所在的一座華北小城來說,全年供暖五個月,費用在每月每平米四元左右。如果是一百平米的房子,算下來一個冬天需要交兩千多塊暖氣費。
相比於南方整個冬天開空調或者以家庭、小區爲單位燒鍋爐供暖,集中供暖的費用應該還是比較划算的。

接着說居住感受,暖氣除了取暖,還在很多時候具備烘乾的功能,有人喜歡在暖氣上晾襪子,也有人喜歡在暖氣上晾地瓜幹,還有人習慣睡前把衣服搭在暖氣上——南方人早上起牀穿衣服有多痛苦,這樣在暖氣上“烤”衣服就有多愜意。

當然萬事有利就有弊,就像很多人吐槽的那樣,暖氣帶來溫暖的同時,也讓室內變得極其乾燥。

曾經親眼目睹高中舍友頭靠暖氣睡了一晚,早上醒來鼻子下方血跡斑斑——睡着睡着就流鼻血了。
尤其是一年中供暖剛開始和快結束的那幾天,天氣不夠冷的情況下,暖氣已經熱起來,於是這時候,一些北方家庭出現了在初冬和初春開窗散熱的奇觀。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南方人用不上暖氣,也無形之中省去了一部分煩惱。

每年開始正式供暖之前,熱力公司會進行“試水”,讓涼水先在千家萬戶的暖氣管道里走一遍,一旦發現滲漏,抓緊時間維修。
我家就曾在某個冬天不幸遭遇了暖氣損壞,想想在冰封雪凍的北方,關閉閥門,把沉重的暖氣片卸下來,冒着熱氣的熱水流了一地,那感覺該有多麼酸爽?
尤其是近幾年流行的地暖,將暖氣管道鋪設在地板下,固然舒適美觀,但每一次維修,都意味着大興土木和地板破相。

供暖熱電廠。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裝上暖氣,絕對不代表高枕無憂,尤其在沒有分戶閥門的老式樓房裏,說不定還會帶來無休無止的勾心鬥角。
因爲全樓只有一個閥門,所以只存在供暖和停暖兩種選擇,百分之一的人或許會琢磨,即便自己不繳費,熱力公司看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繳費的份上也不會停暖。

那麼誰來做這百分之一,誰去做那百分之九十九,就成了每個冬天的一場漫長博弈。

沒有暖氣,真的會凍“死”人。/《黃金時代》

新建住宅裝了分戶閥門,問題依舊存在。如果樓上樓下都用地暖,中間一戶即使不繳費、不供暖,靠着餘溫過冬也綽綽有餘,但相對的,如果中間這戶人家“蹭暖”,樓上樓下兩戶的溫度就下降了。

熱量作爲一種商品,就這麼拱手送給了“羊毛黨”。
即便個人品格高尚,鄰居有素質,也不保證就能夠和暖氣安穩地共處,不同地區、不同熱力公司供暖的情況千差萬別。
有新聞報道,去年冬天,青島一個小區供暖不達標,憤怒的業主向熱力公司送上了“製冷標兵”“甩鍋最棒”字樣的錦旗。交了暖氣費卻不夠暖和,任誰都要生氣。
不過話說回來,《青島市供暖條例》規定的供熱室內溫度爲18℃,這樣看來,大部分南方人一直生活在標準以下了。

無論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暖氣就等於幸福。/《如果·愛》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南方人想一想,下水道滲漏、樓上樓下吵鬧等問題給你帶來過多少鄰里矛盾,裝上暖氣的北方樓宇裏,一樣也少不了。
在中國傳統中,“溫”一直是和“飽”同等地位的民生詞彙,寒冬中如果沒有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一切精緻生活都無從談起。

記得小時候走在回家的路上,柏油路面上的積雪總是先沿着一條線融化,大人們說,那條線下面就埋着暖氣管。
今年九月,大多數中國人還穿着短袖的時候,初雪降在漠河。
面對寒潮,9月16日,漠河提前二十多天開始供暖。之後的八個月,源源不斷的熱流將沿着暖氣管道通向無數家庭,讓這座位於中國最北端的城市,安然度過冬天。

比起只能靠柴火和“湯婆子”取暖的古人,現代人已經很幸福了。/《琅琊榜》

在寒冷中煎熬的詩聖杜甫,還寫過一句更廣爲人知的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在冬天住進溫暖的房子,這是古人和當代人一直以來的追求,是南方人和北方人共同的願望,是城裏人和鄉下人共同盼望的生活,是中國人安居夢想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部分參考資料:
2016年城鄉建設統計公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2016
煤炭大省羣衆撿柴過冬,治污與取暖如何平衡,胡志中,中國青年報,2018.11.20
唐朝人如何過冬:官宦暖爐皮裘,百姓地爐紙衣,徐儷成,澎湃新聞,2017.1.25
山西大同今日開始陸續供暖,比法定日期提前15天,山西晚報,2018.10.10
室溫標準18℃具體指哪裏溫度, 北京青年報,2017.11.15
南方集中供暖應怎麼供,尹會淶,學習時報,2019.5.13



來源: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週刊》微信公衆號(ID:new-weekly)。《新週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週刊”爲定位,20多年來用新銳態度測量時代體溫。從雜誌到新媒體,《新週刊》繼續尋找你我共同的痛點、淚點與笑點。關注新週刊微信公衆號,與你一起有態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週刊。




您家靠什麼取暖?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 央視網

曹吉利|作者
新週刊(ID:new-weekly)|來源
孟夏 |編輯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在中國傳統中,“溫”一直是和“飽”同等地位的民生詞彙,寒冬中如果沒有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一切精緻生活都無從談起。

“南方的小鎮陰雨的冬天沒有北方冷……”趙雷用一首《南方姑娘》,騙了多少北方小夥,氣壞了多少南方妹子。
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寫這首歌之前,北京男孩趙雷應該沒有真正在南方小鎮過完一個冬天,因爲但凡有在供暖區以南過冬的生活經驗,一定不忍心寫下這樣的歌詞。
《北京市居民供熱採暖合同》裏有着明確規定,普通城市居民住宅,當室外日平均氣溫在-9℃到-7℃之間時,室內溫度應當維持在16℃到18℃。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過冬聖地海南海口,冬天的溫度也一般在20°C上下。
所以,當真正的南方姑娘穿得裏三層外三層,還要擔心長凍瘡時,用“如沐春風”形容北方供暖家庭的生活狀態,應該不爲過。

南方一直處於“被誤會”的暖和之中。

而這一切差異的源頭,就是靜靜地站在房間角落裏,北方人沒留意、南方人沒見過的暖氣。
即便處在信息爆炸的互聯網時代,要向十幾億中國人普及一樣事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幸經過這幾年來鋪天蓋地的吐槽和調侃,北方人終於知道南方的冬天不怎麼好受,南方人也隱約聽說了暖氣是北方家庭的禦寒神器。
但要具體問暖氣長什麼模樣、有怎樣的工作原理、使用體驗怎麼樣,大部分南方朋友還是一概不知。

在最冷的日子到來之前,不妨徹底向廣大南方人揭下暖氣神祕的面紗,就算沾不上暖氣的光,至少下次去北方出差、旅行的時候,不用再面對牆角的大鐵塊一頭霧水了。

中央供暖, 健壯的散熱器。
不要看段子,要看真相
趙雷的歌詞,集中代表了過去幾十年,相當一部分北方人對南方冬天的想象:
暖意融融、樹木蔥蘢,不會下雪也不會結冰,要是沿海地區,大概還會人人抱着一個椰子,躺在沙灘上吹吹海風。
但隨着信息和人口流動增加,南方的冬天有多難熬,大家心裏都有了數,什麼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溼冷和乾冷等等老掉牙的說法,每年冬天拿出來,還是能引起許多共鳴。

冬天,南方人會說“出去暖和暖和”,北方人會說“進來暖和暖和”。

尤其是秦嶺淮河一線和長江沿岸地區,與供暖區一步之遙,眼睜睜看着北面的老鄉在溫暖的房間裏吃飯睡覺吸貓逗狗,自己只能抱着電暖氣電熱毯在冰冷的家裏冷得發抖,不平衡的感覺可想而知。
比如蘇北城市徐州就在供暖城市之列,當徐州人享受暖氣的時候,蘇南的一票經濟強市面對嚴冬,也只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再比如信陽,雖然屬於北方省份河南,但因爲地理位置靠南,暖氣也不是城市標配。
什麼城市有暖氣?其實並沒有一個特別確切的標準。根據最常見的說法,供暖線與中國南北分界線大致吻合,日均溫低於或等於5℃達到一定天數的城市即進行集中供暖。

而被排除在這一標準之外的城市,距離“不冷”這個概念,還有着相當遙遠的距離。

南北供暖示意圖。

一千多年前,苦情詩人杜甫流落到夔州,也就是今天重慶一帶,寫了首《後苦寒行》:“蠻夷長老怨苦寒,崑崙天關凍應折。”

長江中漂着冰凌,風急天高,寒氣徹骨,詩人的絕望可想而知。
時至今日,重慶的冬天好不好過,問問重慶人就知道了。
難怪有南方網友在知乎上忿忿地留言:“要不是現在網絡發達了,誰知道北方人過冬這麼爽。
聽了那麼多關於暖氣的段子,也是時候瞭解一下,暖氣到底是怎樣一種存在。

遇見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暖氣的南方朋友,請加倍關愛TA。/微博截圖

暖氣,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第一次聽說暖氣,很多南方人總是顧名思義地認爲它和空調類似,會吹出熱風。其實,暖氣的熱源通常來自在管道中循環的熱水。
不擺太多專業名詞,站在普通居民的角度看,暖氣就是一套利用熱水取暖的設備。像自來水管一樣,暖氣管道接入房間,一頭進一頭出,熱水在管道內循環,從而保持室內溫度。
暖氣片,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金屬熱水容器,可以通過增減暖氣片調整熱水在室內的存量,從而適應不同面積房屋的保溫需求。
在這裏還要區分兩個概念,暖氣和集中供暖。
暖氣作爲一種取暖工具,歷史更長,使用範圍也更廣,十九世紀末期,暖氣片式散熱器已經在歐洲出現,但是價格昂貴,只有富豪之家才用得起。
錢鍾書在《圍城》裏曾經寫過一個情節——張太太坐在熱水管烘暖的客堂裏唸佛,可見民國時期上海的一些富裕家庭已經用上暖氣。但這種個別配備的暖氣,還要家家戶戶自己來燒熱水。
至於網上常常討論的暖氣,主要是指“集中供暖”,也就是每個家庭的暖氣像天然氣、電力、自來水一樣,接入一個龐大的城市公共系統,住戶買房子時就已經接通暖氣管道,最重要的事就是記得每年冬天交暖氣費。
1877年,世界上第一個商業化集中供暖系統在美國建成,隨後,這種經濟、安全、潔淨的取暖方式迅速在歐洲普及。

在沒有暖氣的時候,壁爐陪伴人們度過寒冷的冬天。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效仿蘇聯開始了集中供暖,1957年,北京第一熱電廠開工建設:燒煤發電,同時產生的熱水供城市居民取暖。
集中供暖在中國的普及,遠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快。根據相關統計,直到1978年,集中供暖普及率僅爲1%,北方人司空見慣的暖氣,到改革開放以後纔開始加速普及。
到了1985年,北方一百二十多座城市,有四十座建立起集中供暖系統。

根據住建部發布的《2016年城鄉建設統計公報》,截至2016年年末,集中供熱面積已經達到驚人的73.9億平方米——當然,這裏應該沒有多少屬於通常意義的南方地區。
還需要說明的是,北方的集中供暖也主要集中在城鎮,更廣大的鄉村地區過冬,依舊要靠燒煤、燒柴、電熱毯、電暖氣,在這一點上,有相當一部分北方朋友和南方朋友站在同一陣線上。
就算是城市,也有很多區域用不上暖氣。

暖氣使用體驗報告
作爲一個在北方長大、生活了二十年的人,還是有資格向南方人簡單分享一下暖氣的使用體驗。
先說供暖時間,如果留意每年秋冬之交的新聞就會發現,北方不同地方來暖氣(北方人管開始供暖叫來暖氣)時間的各不相同,基本由北向南依次推後,越早入冬的城市,越早供暖。

供暖管道。
比如山西最北端的大同市,根據規定,每年10月25日至次年4月10日供暖,但由於去年天氣較冷,當地適當提前了供暖日期,在10月8日就開始陸續供熱。
再說費用,不同城市的暖氣費用也不盡相同,拿我所在的一座華北小城來說,全年供暖五個月,費用在每月每平米四元左右。如果是一百平米的房子,算下來一個冬天需要交兩千多塊暖氣費。
相比於南方整個冬天開空調或者以家庭、小區爲單位燒鍋爐供暖,集中供暖的費用應該還是比較划算的。

接着說居住感受,暖氣除了取暖,還在很多時候具備烘乾的功能,有人喜歡在暖氣上晾襪子,也有人喜歡在暖氣上晾地瓜幹,還有人習慣睡前把衣服搭在暖氣上——南方人早上起牀穿衣服有多痛苦,這樣在暖氣上“烤”衣服就有多愜意。

當然萬事有利就有弊,就像很多人吐槽的那樣,暖氣帶來溫暖的同時,也讓室內變得極其乾燥。

曾經親眼目睹高中舍友頭靠暖氣睡了一晚,早上醒來鼻子下方血跡斑斑——睡着睡着就流鼻血了。
尤其是一年中供暖剛開始和快結束的那幾天,天氣不夠冷的情況下,暖氣已經熱起來,於是這時候,一些北方家庭出現了在初冬和初春開窗散熱的奇觀。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南方人用不上暖氣,也無形之中省去了一部分煩惱。

每年開始正式供暖之前,熱力公司會進行“試水”,讓涼水先在千家萬戶的暖氣管道里走一遍,一旦發現滲漏,抓緊時間維修。
我家就曾在某個冬天不幸遭遇了暖氣損壞,想想在冰封雪凍的北方,關閉閥門,把沉重的暖氣片卸下來,冒着熱氣的熱水流了一地,那感覺該有多麼酸爽?
尤其是近幾年流行的地暖,將暖氣管道鋪設在地板下,固然舒適美觀,但每一次維修,都意味着大興土木和地板破相。

供暖熱電廠。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
裝上暖氣,絕對不代表高枕無憂,尤其在沒有分戶閥門的老式樓房裏,說不定還會帶來無休無止的勾心鬥角。
因爲全樓只有一個閥門,所以只存在供暖和停暖兩種選擇,百分之一的人或許會琢磨,即便自己不繳費,熱力公司看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繳費的份上也不會停暖。

那麼誰來做這百分之一,誰去做那百分之九十九,就成了每個冬天的一場漫長博弈。

沒有暖氣,真的會凍“死”人。/《黃金時代》

新建住宅裝了分戶閥門,問題依舊存在。如果樓上樓下都用地暖,中間一戶即使不繳費、不供暖,靠着餘溫過冬也綽綽有餘,但相對的,如果中間這戶人家“蹭暖”,樓上樓下兩戶的溫度就下降了。

熱量作爲一種商品,就這麼拱手送給了“羊毛黨”。
即便個人品格高尚,鄰居有素質,也不保證就能夠和暖氣安穩地共處,不同地區、不同熱力公司供暖的情況千差萬別。
有新聞報道,去年冬天,青島一個小區供暖不達標,憤怒的業主向熱力公司送上了“製冷標兵”“甩鍋最棒”字樣的錦旗。交了暖氣費卻不夠暖和,任誰都要生氣。
不過話說回來,《青島市供暖條例》規定的供熱室內溫度爲18℃,這樣看來,大部分南方人一直生活在標準以下了。

無論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暖氣就等於幸福。/《如果·愛》

有暖氣的地方,就有江湖。南方人想一想,下水道滲漏、樓上樓下吵鬧等問題給你帶來過多少鄰里矛盾,裝上暖氣的北方樓宇裏,一樣也少不了。
在中國傳統中,“溫”一直是和“飽”同等地位的民生詞彙,寒冬中如果沒有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一切精緻生活都無從談起。

記得小時候走在回家的路上,柏油路面上的積雪總是先沿着一條線融化,大人們說,那條線下面就埋着暖氣管。
今年九月,大多數中國人還穿着短袖的時候,初雪降在漠河。
面對寒潮,9月16日,漠河提前二十多天開始供暖。之後的八個月,源源不斷的熱流將沿着暖氣管道通向無數家庭,讓這座位於中國最北端的城市,安然度過冬天。

比起只能靠柴火和“湯婆子”取暖的古人,現代人已經很幸福了。/《琅琊榜》

在寒冷中煎熬的詩聖杜甫,還寫過一句更廣爲人知的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在冬天住進溫暖的房子,這是古人和當代人一直以來的追求,是南方人和北方人共同的願望,是城裏人和鄉下人共同盼望的生活,是中國人安居夢想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部分參考資料:
2016年城鄉建設統計公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2016
煤炭大省羣衆撿柴過冬,治污與取暖如何平衡,胡志中,中國青年報,2018.11.20
唐朝人如何過冬:官宦暖爐皮裘,百姓地爐紙衣,徐儷成,澎湃新聞,2017.1.25
山西大同今日開始陸續供暖,比法定日期提前15天,山西晚報,2018.10.10
室溫標準18℃具體指哪裏溫度, 北京青年報,2017.11.15
南方集中供暖應怎麼供,尹會淶,學習時報,2019.5.13



來源: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週刊》微信公衆號(ID:new-weekly)。《新週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週刊”爲定位,20多年來用新銳態度測量時代體溫。從雜誌到新媒體,《新週刊》繼續尋找你我共同的痛點、淚點與笑點。關注新週刊微信公衆號,與你一起有態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週刊。




您家靠什麼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