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爲什麼別人的感情那麼順利,只有我這麼坎坷?

| 中國青年報

小年說:
生活中,總有些人把感情當做生活的必需品,付出百分百努力的同時,“理所當然”地要求對方提供無條件、無間斷的愛。

但是,愛情終歸只是我們幸福的一部分,一旦把它當做人生的終極追求,往往會失去更多。

推薦給你,靜夜思。



太把愛情當回事,是在看低自己

來源:武志紅 | ID:wzhxlx

作者:達芙妮


-01-
我的來訪者田甜一直情路不順。
她從十六七歲開始談戀愛,談到30多歲依然沒有修成正果。
最近她又因爲一次失戀,受挫嚴重,竟達到了抑鬱的地步。
“你說爲什麼別人的感情都那麼順利,只有我這麼坎坷?
在諮詢室中見到田甜,發現她是個文藝青年。她寫了整整7大本愛情語錄,從杜拉斯到安妮寶貝,從三毛到李碧華,從西廂記到牡丹亭。
她是個典型的愛情主義者:
相信感覺,每次感覺來了,總是會愛得轟轟烈烈,什麼都可以不管不顧。


喜怒哀樂都被戀情牽扯着,戀人說一句情話可以開心一天,一句煩躁的話就讓她落淚失眠;


恨不得24小時都黏着對方,一旦聯繫不到,微信電話輪流轟炸。
但是往往愛不了幾個月,就會發現自己“愛”不下去了。
爲了討對方歡心,田甜在網上學了很多種烘焙花樣。對方一開始覺得新鮮,但後來招架不住頓頓甜食,看到糕點就發憷。倆人都覺得很委屈,鬧了好幾次不愉快。


對方出差頻繁,工作很忙,兩個人見面的頻次不定。患得患失的田甜恨不得住進對方的手機,監控一切訊息。
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
把感情當做生活的必需品,付出百分百努力的同時,“理所當然”地要求對方提供無條件、無間斷的“愛”。
可在這樣的模式下,她卻發現對方並不重視這段感情,不想把所有時間精力都耗在這上面。
最後她一陣糾纏之後,每一任男友都義無反顧地離開了。
十幾年過去,她身邊的朋友都有穩定的親密關係,結婚生子,而田甜卻像墜入了某個怪圈,深陷戀愛失敗的泥潭,無法拔腿上岸。
在隨後的諮詢中,我瞭解到田甜小時候父母由於工作忙,沒多少時間陪伴她。
於是她沉迷愛情小說,從那時起內心就種植下了一個很大的夢想:找到那個命中註定的他,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
似乎只要這樣,未來的生活就會幸福和甜蜜起來。
但事實上證明,越是需要愛情的人,越是會在追愛的路上,一次又一次地栽跟頭。


-02-
在心理諮詢的過程中,發現像田甜這種情況的並不少見。她們信奉愛情至上,完美的人生有準確單一的模板:
愛情美滿,婚姻幸福。
這本是我們幸福的一部分,但一旦把它當做人生的終極追求,就會是一場場悲劇。
悲劇的源頭,大多來自以下2個方面:


1. 浪漫情結

田甜讓我想起福樓拜代表作《包法利夫人》中的愛瑪。
愛瑪是一個農夫的女兒,在修道院裏接受過大家閨秀式的教育,學刺繡,彈鋼琴,同時也閱讀了大量浪漫主義小說。
在見了包法利之後,她深信自己遇到了不可思議的愛情,便嫁給了他,在半夜舉行了火炬婚禮(充分體現了她的浪漫情懷)。
而回到婚後的平淡生活中,她卻越來越感到壓抑和不滿。
她發現,包法利其實就是個普通人。他衣着尋常,談吐呆板,見解庸俗,激不起情緒、笑容或者夢想。
於是儘管包法利努力工作、照顧家庭,愛瑪還是義無反顧地逃離這種煩躁的平靜生活,先後找了2個情人。
並且爲了營造小說中那種浪漫貴族男女的情愛生活,花了許許多多的錢,欠債越來越多。
最終,債務緊逼,情人無情迴避,丈夫無能爲力,絕望的她吞食了砒霜,死在了在丈夫跟前。
這個不斷追求愛情的女人,最終死在了浪漫執念的破滅之中。
現實中,也有許許多多的人,沒有真正經歷死亡,卻在一段段感情的破裂中,對愛情和婚姻死了心,最後想着隨便找個人結婚算了,反正愛情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究其根本,這與長久以來充斥市場、美化愛情的文藝作品,有很大的關係。
它們潛移默化地給人們傳遞一種偏差的婚戀觀:
擁有愛情,就等同於獲得幸福。
同時,也給人埋下了兩大危機
對愛情不切實際的追求,把事業、自我、友情等拋之腦後,以至於最後沒了愛情,也沒了自我;
對愛情有着過高的期待,以至於把兩人都困在以愛之名的牢籠裏,掏空自己也榨乾對方。

2. 拯救情結

在多年的諮詢中我也有一個新發現。
一般容易沉浸在浪漫主義的人,從小都會比較缺乏父母的關愛,甚至在情感上受到忽視和虐待。
背後也許只是因爲父母忙於生計無暇顧及,或者沒有足夠的經歷和知識,去給她們愛。
於是她們會打小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不值得被愛,以至於用盡一生去尋求認可,尋找缺失的父母之愛。
用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在《執迷》裏的話說,她們尋找戀人像找一位“象徵性的父母”。
其中有兩種表現:
◆ 一種表現是:把自己放在“待拯救”的位置。
如同電影《大話西遊》裏的臺詞: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着七色的雲彩來娶我。
只要這個人來了,一切都豁然開朗。
再也無需面對現實中的一地雞毛,再也不用承擔責任和痛苦了。
愛情初期的那種興奮,的確讓他們短暫忘掉了童年的創傷和痛苦。
但期待着一個“蓋世英雄”的到來,是把自身放在何處?
——放在一個非常弱小、無助無力的位置,渴望被拯救的位置。
而一旦把對方投射爲蓋世英雄,自然也不關注他的需求,一旦發現對方不是想象的那樣,就有幻滅的感覺。
◆另一種表現是:把自己放在“拯救者”的位置。
由於在童年時,父母沒有去滿足他們的情感需求,甚至連自己都顧不上,導致她們長期缺愛,顛倒角色來照顧父母,獲得關注。
於是長大後,還在繼續用小時候的方式去照顧戀人,執迷其中,希望最終能夠通過“解救”對方,獲得在幼年時沒有得到的認可。
可是,這些拯救往往是出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對方的需求,這也無形中成了對方無法拒絕的好意和負擔。同時,自己也會付出得非常費勁。
拯救情結和被拯救情結,常常是並行的。
本質上,就是沉迷在自己的幻想裏,忽視另一半。
一邊按照自己的意圖強行拯救對方,另一邊期望對方如自己般拯救自己,關係會在付出和索取的錯位中,越來越失衡,最終走向破裂。


-03-

美國著名心理諮詢師,婚姻諮詢師羅賓·諾伍德把以上情況稱爲“愛得太多的女人”:以爲追求到所謂的愛情就會幸福。

但這只是天真的幻想,是遭了浪漫主義文化的荼毒。
深陷這種荼毒的女性,如何做才行?

1. 浪漫愛情只是人生的錦上添花

我有個朋友阿雅,也是個“愛得太多的女人”。
愛情甜蜜時,像全世界都把她捧在了掌心;

失戀後,就像是被全世界拋棄。
她最近一次失戀,我和其他朋友們怕她一個人過不去,便接二連三邀約,久違的閨蜜下午茶和深夜聊天會,她說“感覺日子沒那麼難熬了”。
回了趟老家,她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房間裏悄悄哭。
媽媽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敲門,叫她吃飯,桌子上的菜都是她喜歡的。連平日裏脾氣暴躁的爸爸,也開始笨拙地關心她——她被治癒了不少。
回來後,她仔細地做了一次大掃除,看見房間裏積灰的畫板和顏料。
以前每個星期她都要去上一次繪畫課,那時還心心念念地想做插畫師。可後來,她週末都和男朋友膩歪在一起,慢慢地就把繪畫這事給擱置了。
阿雅說以前整個人圍繞着對方轉,突然有一天,對方不願再當軸心,一離開,她就像被抽掉了骨頭,坍塌下去……
一直以來,她就這麼大膽激進,把快樂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以至於忽略了太多太多美好。
這一次她才發現,每一次她在愛情裏跌得很痛的時候,都是朋友和家人將她穩穩接住,度過難關。
阿雅決定不再做爲了取悅對方,維繫關係,放棄自己的興趣、友誼、事業甚至是尊嚴的傻事。
追求愛情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是給了愛情過高的權重。

2. 從拯救情結到情感人格獨立


阿雅重塑了對愛情的認知,也逐漸褪掉對愛情的執迷。
但對於童年缺失情感關注的人來說,要解開心結,還需直面“缺愛與拯救”這個坎。
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
沒有戀人可以彌補童年時被拒絕被忽略的傷痛。
我在諮詢過很多案例後發現:

愛是門一直缺失的功課。
很多人不懂愛、不會愛、追求不切實際的愛。
比如有些人,事業很優秀,但是一談戀愛就崩。
因爲很多人內在都運轉着這麼一個邏輯:我只要優秀,就會獲得被愛。
在他們的觀念裏:愛意味着被愛。

被愛的資格就是我很優秀,比如我顏值幾分,有幾套房子,一年掙多少萬……
有這些資格後,只用乖乖躺着,等待着被愛就好了。
一旦沒有被愛,他們就會很委屈,意思是我都這樣優秀了,爲什麼他還不愛我。
不愛我就算了,我條件這麼好,不愁下一個。
雖然這樣的人經濟很獨立,但對感情的認識卻很幼稚,以爲經濟領域的成功可以自動兌換到感情領域一樣。
這很像另一個經典的常見的邏輯:
只要我學習好,父母就會愛我了。替我做好一切,誇獎我,更愛我。
慣常的教育模式和獎勵機制導致這些人,把早年跟父母相處的經驗帶到了現在的婚戀中,我事業有成,我很優秀,那麼你要負責愛我。
這是一個很幼稚的想法:愛情是單方面別人給予的,而不是兩個人共同經營的。
心理學家弗洛姆在《愛的藝術》裏提到:

愛情不是一種與人的成熟程度無關、只需要投入身心的感情。


如果不努力發展自己的全部人格並以此達到一種創造的傾向性,那麼每種愛的試圖都會失敗。

如果沒有愛他人的能力,如果不能真正謙恭地、勇敢地、真誠地和有紀律地愛他人,那麼人們在自己的愛情生活中也永遠得不到滿足。


把愛情看得過重的人,或許只是在期望獲得被愛,而過度渴望被愛的人,其實缺乏愛的能力。
可見,愛情並不是一件等待或尋找一個完美愛人的過程,它還涉及到一個人愛人的能力成熟的人格
在這方面我們不妨學學李安:
大導演李安在家裏依然要做家務:
我太太能夠對我笑一下,我就放鬆一點,我就會感覺很幸福。


我做了父親,做了人家的先生,並不代表說,我就很自然地可以得到他們的尊敬。


你每天還是要來賺他們的尊敬,你要達到一個標準,這個是讓我不懈怠的一個原因。
李安的太太林惠嘉也說過:
“李安不是導演的時候,我就是我;李安當導演以後,我還是林惠嘉。
這纔是一種成熟的對待婚姻、對待愛情的態度。
愛情不是脫離現實的避難所,更不意味着被拯救,它是一種真實的關係。
在這個關係裏,我們要像在事業裏一樣,去學習完善,付出投入,才能擁有真實的、愛的關係。



—THE END—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衆號:武志紅(ID:wzhxlx),微博:@武志紅。現於北上廣深杭廈門成都蘇州南京青島10個城市開辦了武志紅心理諮詢中心。作者:達芙妮:心理諮詢師,著有一書《高情商心理學》,公衆號:工業時代的月亮(ID:gysddyl)。本文原創首發公衆號:武志紅(wzhxlx)。


投稿·合作:yesi@cyol.com

(郵件後請附聯繫方式)






睡不着,聊幾句



“不要高估你和任何人的關係”

小時候,在食不果腹的年代,老張家裏比老李光景好一點。所以,那時他常常會揹着家裏人,用紙包幾塊肉,帶到學校裏分給老李吃。
| 老闆商業論








垃圾社交,不如獨處

作者:松風來源:十點讀書(ID:duhaoshu)你若盛開,清風自來。01不是所有的聚會,都值得參加。前兩
| 知言先生




生肖馬11月運勢吉凶詳解!

愛情運指數:★★★★★單身者:愛情桃花開,單身者戀愛機會多多,有許多異性主動示好,讓你應接不暇,但是要注
| 屬馬生肖情感運勢





微信聊天,千萬別總秒回!

不知何時,秒回信息變成一件很莫名的事。比如:A永遠能夠秒回信息,不管對方是自己的老朋友,還是剛剛認識陌生人
| 情商管理學












夜思|爲什麼別人的感情那麼順利,只有我這麼坎坷?

| 中國青年報

小年說:
生活中,總有些人把感情當做生活的必需品,付出百分百努力的同時,“理所當然”地要求對方提供無條件、無間斷的愛。

但是,愛情終歸只是我們幸福的一部分,一旦把它當做人生的終極追求,往往會失去更多。

推薦給你,靜夜思。



太把愛情當回事,是在看低自己

來源:武志紅 | ID:wzhxlx

作者:達芙妮


-01-
我的來訪者田甜一直情路不順。
她從十六七歲開始談戀愛,談到30多歲依然沒有修成正果。
最近她又因爲一次失戀,受挫嚴重,竟達到了抑鬱的地步。
“你說爲什麼別人的感情都那麼順利,只有我這麼坎坷?
在諮詢室中見到田甜,發現她是個文藝青年。她寫了整整7大本愛情語錄,從杜拉斯到安妮寶貝,從三毛到李碧華,從西廂記到牡丹亭。
她是個典型的愛情主義者:
相信感覺,每次感覺來了,總是會愛得轟轟烈烈,什麼都可以不管不顧。


喜怒哀樂都被戀情牽扯着,戀人說一句情話可以開心一天,一句煩躁的話就讓她落淚失眠;


恨不得24小時都黏着對方,一旦聯繫不到,微信電話輪流轟炸。
但是往往愛不了幾個月,就會發現自己“愛”不下去了。
爲了討對方歡心,田甜在網上學了很多種烘焙花樣。對方一開始覺得新鮮,但後來招架不住頓頓甜食,看到糕點就發憷。倆人都覺得很委屈,鬧了好幾次不愉快。


對方出差頻繁,工作很忙,兩個人見面的頻次不定。患得患失的田甜恨不得住進對方的手機,監控一切訊息。
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
把感情當做生活的必需品,付出百分百努力的同時,“理所當然”地要求對方提供無條件、無間斷的“愛”。
可在這樣的模式下,她卻發現對方並不重視這段感情,不想把所有時間精力都耗在這上面。
最後她一陣糾纏之後,每一任男友都義無反顧地離開了。
十幾年過去,她身邊的朋友都有穩定的親密關係,結婚生子,而田甜卻像墜入了某個怪圈,深陷戀愛失敗的泥潭,無法拔腿上岸。
在隨後的諮詢中,我瞭解到田甜小時候父母由於工作忙,沒多少時間陪伴她。
於是她沉迷愛情小說,從那時起內心就種植下了一個很大的夢想:找到那個命中註定的他,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
似乎只要這樣,未來的生活就會幸福和甜蜜起來。
但事實上證明,越是需要愛情的人,越是會在追愛的路上,一次又一次地栽跟頭。


-02-
在心理諮詢的過程中,發現像田甜這種情況的並不少見。她們信奉愛情至上,完美的人生有準確單一的模板:
愛情美滿,婚姻幸福。
這本是我們幸福的一部分,但一旦把它當做人生的終極追求,就會是一場場悲劇。
悲劇的源頭,大多來自以下2個方面:


1. 浪漫情結

田甜讓我想起福樓拜代表作《包法利夫人》中的愛瑪。
愛瑪是一個農夫的女兒,在修道院裏接受過大家閨秀式的教育,學刺繡,彈鋼琴,同時也閱讀了大量浪漫主義小說。
在見了包法利之後,她深信自己遇到了不可思議的愛情,便嫁給了他,在半夜舉行了火炬婚禮(充分體現了她的浪漫情懷)。
而回到婚後的平淡生活中,她卻越來越感到壓抑和不滿。
她發現,包法利其實就是個普通人。他衣着尋常,談吐呆板,見解庸俗,激不起情緒、笑容或者夢想。
於是儘管包法利努力工作、照顧家庭,愛瑪還是義無反顧地逃離這種煩躁的平靜生活,先後找了2個情人。
並且爲了營造小說中那種浪漫貴族男女的情愛生活,花了許許多多的錢,欠債越來越多。
最終,債務緊逼,情人無情迴避,丈夫無能爲力,絕望的她吞食了砒霜,死在了在丈夫跟前。
這個不斷追求愛情的女人,最終死在了浪漫執念的破滅之中。
現實中,也有許許多多的人,沒有真正經歷死亡,卻在一段段感情的破裂中,對愛情和婚姻死了心,最後想着隨便找個人結婚算了,反正愛情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究其根本,這與長久以來充斥市場、美化愛情的文藝作品,有很大的關係。
它們潛移默化地給人們傳遞一種偏差的婚戀觀:
擁有愛情,就等同於獲得幸福。
同時,也給人埋下了兩大危機
對愛情不切實際的追求,把事業、自我、友情等拋之腦後,以至於最後沒了愛情,也沒了自我;
對愛情有着過高的期待,以至於把兩人都困在以愛之名的牢籠裏,掏空自己也榨乾對方。

2. 拯救情結

在多年的諮詢中我也有一個新發現。
一般容易沉浸在浪漫主義的人,從小都會比較缺乏父母的關愛,甚至在情感上受到忽視和虐待。
背後也許只是因爲父母忙於生計無暇顧及,或者沒有足夠的經歷和知識,去給她們愛。
於是她們會打小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不值得被愛,以至於用盡一生去尋求認可,尋找缺失的父母之愛。
用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在《執迷》裏的話說,她們尋找戀人像找一位“象徵性的父母”。
其中有兩種表現:
◆ 一種表現是:把自己放在“待拯救”的位置。
如同電影《大話西遊》裏的臺詞: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着七色的雲彩來娶我。
只要這個人來了,一切都豁然開朗。
再也無需面對現實中的一地雞毛,再也不用承擔責任和痛苦了。
愛情初期的那種興奮,的確讓他們短暫忘掉了童年的創傷和痛苦。
但期待着一個“蓋世英雄”的到來,是把自身放在何處?
——放在一個非常弱小、無助無力的位置,渴望被拯救的位置。
而一旦把對方投射爲蓋世英雄,自然也不關注他的需求,一旦發現對方不是想象的那樣,就有幻滅的感覺。
◆另一種表現是:把自己放在“拯救者”的位置。
由於在童年時,父母沒有去滿足他們的情感需求,甚至連自己都顧不上,導致她們長期缺愛,顛倒角色來照顧父母,獲得關注。
於是長大後,還在繼續用小時候的方式去照顧戀人,執迷其中,希望最終能夠通過“解救”對方,獲得在幼年時沒有得到的認可。
可是,這些拯救往往是出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對方的需求,這也無形中成了對方無法拒絕的好意和負擔。同時,自己也會付出得非常費勁。
拯救情結和被拯救情結,常常是並行的。
本質上,就是沉迷在自己的幻想裏,忽視另一半。
一邊按照自己的意圖強行拯救對方,另一邊期望對方如自己般拯救自己,關係會在付出和索取的錯位中,越來越失衡,最終走向破裂。


-03-

美國著名心理諮詢師,婚姻諮詢師羅賓·諾伍德把以上情況稱爲“愛得太多的女人”:以爲追求到所謂的愛情就會幸福。

但這只是天真的幻想,是遭了浪漫主義文化的荼毒。
深陷這種荼毒的女性,如何做才行?

1. 浪漫愛情只是人生的錦上添花

我有個朋友阿雅,也是個“愛得太多的女人”。
愛情甜蜜時,像全世界都把她捧在了掌心;

失戀後,就像是被全世界拋棄。
她最近一次失戀,我和其他朋友們怕她一個人過不去,便接二連三邀約,久違的閨蜜下午茶和深夜聊天會,她說“感覺日子沒那麼難熬了”。
回了趟老家,她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房間裏悄悄哭。
媽媽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敲門,叫她吃飯,桌子上的菜都是她喜歡的。連平日裏脾氣暴躁的爸爸,也開始笨拙地關心她——她被治癒了不少。
回來後,她仔細地做了一次大掃除,看見房間裏積灰的畫板和顏料。
以前每個星期她都要去上一次繪畫課,那時還心心念念地想做插畫師。可後來,她週末都和男朋友膩歪在一起,慢慢地就把繪畫這事給擱置了。
阿雅說以前整個人圍繞着對方轉,突然有一天,對方不願再當軸心,一離開,她就像被抽掉了骨頭,坍塌下去……
一直以來,她就這麼大膽激進,把快樂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以至於忽略了太多太多美好。
這一次她才發現,每一次她在愛情裏跌得很痛的時候,都是朋友和家人將她穩穩接住,度過難關。
阿雅決定不再做爲了取悅對方,維繫關係,放棄自己的興趣、友誼、事業甚至是尊嚴的傻事。
追求愛情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是給了愛情過高的權重。

2. 從拯救情結到情感人格獨立


阿雅重塑了對愛情的認知,也逐漸褪掉對愛情的執迷。
但對於童年缺失情感關注的人來說,要解開心結,還需直面“缺愛與拯救”這個坎。
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
沒有戀人可以彌補童年時被拒絕被忽略的傷痛。
我在諮詢過很多案例後發現:

愛是門一直缺失的功課。
很多人不懂愛、不會愛、追求不切實際的愛。
比如有些人,事業很優秀,但是一談戀愛就崩。
因爲很多人內在都運轉着這麼一個邏輯:我只要優秀,就會獲得被愛。
在他們的觀念裏:愛意味着被愛。

被愛的資格就是我很優秀,比如我顏值幾分,有幾套房子,一年掙多少萬……
有這些資格後,只用乖乖躺着,等待着被愛就好了。
一旦沒有被愛,他們就會很委屈,意思是我都這樣優秀了,爲什麼他還不愛我。
不愛我就算了,我條件這麼好,不愁下一個。
雖然這樣的人經濟很獨立,但對感情的認識卻很幼稚,以爲經濟領域的成功可以自動兌換到感情領域一樣。
這很像另一個經典的常見的邏輯:
只要我學習好,父母就會愛我了。替我做好一切,誇獎我,更愛我。
慣常的教育模式和獎勵機制導致這些人,把早年跟父母相處的經驗帶到了現在的婚戀中,我事業有成,我很優秀,那麼你要負責愛我。
這是一個很幼稚的想法:愛情是單方面別人給予的,而不是兩個人共同經營的。
心理學家弗洛姆在《愛的藝術》裏提到:

愛情不是一種與人的成熟程度無關、只需要投入身心的感情。


如果不努力發展自己的全部人格並以此達到一種創造的傾向性,那麼每種愛的試圖都會失敗。

如果沒有愛他人的能力,如果不能真正謙恭地、勇敢地、真誠地和有紀律地愛他人,那麼人們在自己的愛情生活中也永遠得不到滿足。


把愛情看得過重的人,或許只是在期望獲得被愛,而過度渴望被愛的人,其實缺乏愛的能力。
可見,愛情並不是一件等待或尋找一個完美愛人的過程,它還涉及到一個人愛人的能力成熟的人格
在這方面我們不妨學學李安:
大導演李安在家裏依然要做家務:
我太太能夠對我笑一下,我就放鬆一點,我就會感覺很幸福。


我做了父親,做了人家的先生,並不代表說,我就很自然地可以得到他們的尊敬。


你每天還是要來賺他們的尊敬,你要達到一個標準,這個是讓我不懈怠的一個原因。
李安的太太林惠嘉也說過:
“李安不是導演的時候,我就是我;李安當導演以後,我還是林惠嘉。
這纔是一種成熟的對待婚姻、對待愛情的態度。
愛情不是脫離現實的避難所,更不意味着被拯救,它是一種真實的關係。
在這個關係裏,我們要像在事業裏一樣,去學習完善,付出投入,才能擁有真實的、愛的關係。



—THE END—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衆號:武志紅(ID:wzhxlx),微博:@武志紅。現於北上廣深杭廈門成都蘇州南京青島10個城市開辦了武志紅心理諮詢中心。作者:達芙妮:心理諮詢師,著有一書《高情商心理學》,公衆號:工業時代的月亮(ID:gysddyl)。本文原創首發公衆號:武志紅(wzhxlx)。


投稿·合作:yesi@cyol.com

(郵件後請附聯繫方式)






睡不着,聊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