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遊戲世界:殘障玩家們的迴歸計劃

| 嗶哩嗶哩

馬克·巴雷特(Mark Barlet)是一名退伍軍人,在每週五的閒暇時光,他常與好友史蒂芬妮·沃克(Stephanie Walker)玩網絡遊戲《無盡的任務2》,他們在一起度過了一段愉快的遊戲時光。

然而,在某一個週五,史蒂芬妮沒能準時上線。她患有多發性硬化症(一種神經疾病),逐漸惡化的疾病剝奪了她享受遊戲的能力。從那一天開始,她再也不能和他一起玩遊戲了。

馬克試圖求助於互聯網。他在網上尋找如何幫助殘障人士玩上游戲的信息,但一無所獲。馬克覺得這不公平,他想做點什麼,讓每個身體不便的玩家都能和其他健全人一樣,在遊戲世界裏暢遊。



於是,AbleGamers Foundation誕生了。它的名字源於“殘障玩家”(Disable Gamer)這個詞組的變體,但去掉了表示否定的前綴。在接下來的十幾年裏,馬克環遊世界,嘗試說服那些知名遊戲廠商,在他們的遊戲設備上加入無障礙服務。

慢慢地,AbleGamers發展成一個有組織、成體系的慈善項目。懂得遊戲設備改造的工程師們會找到需要幫助的殘障人士,爲他們量身定製遊戲輸入設備。手不能動了,還有腳,連腳也不方便的時候,還能用眼睛和嘴巴操作。有時候,工程師們需要改造整整一間房子,來讓一位玩家玩到心儀的遊戲。


爲殘疾玩家們定製手柄


少年贊恩住在賓西法尼亞州,他患有神經肌肉方面的疾病,只有手指、腳趾和脖子能夠移動,顯而易見,贊恩無法使用普通的鍵鼠或手柄。但他非常喜歡“刺客信條”系列,他也想要在其他遊戲裏拿起武器、駕駛跑車奔馳、獵殺惡魔與怪物。

遊戲設備工程師們爲贊恩改造了Xbox手柄,他們在手柄上加裝了一種名爲Quadstick的控制器,這是一種專爲四肢癱瘓的玩家設計的特殊“手柄”,它允許玩家用嘴脣啃咬、吮吸的方式進行遊戲操作。此外,他們還爲贊恩帶來了眼球追蹤器,這能讓贊恩的遊戲角色轉向他眼球移動的方向,而不需動用鼠標或搖桿。


Quadstick構造圖


學習怎麼用嘴脣操作遊戲角色有一點兒難,但贊恩做得很出色。沒花幾分鐘,他就能讓自己的角色在遊戲世界裏跑來跑去。工程師們爲贊恩實現了所有的願望,他現在能夠駕駛自己的跑車,在賽場上猛烈撞擊敵人,也能拿着心愛的武器在遊戲世界裏與黑惡勢力展開一場生死對決,更重要的是,他如願以償地成爲了一名刺客,玩上了育碧出品的最新款遊戲。

吉迪歐是另一個獲益的人,他的手臂殘缺,只有幾根手指。當AbleGamers的工作人員第一次見到吉迪歐時,他獨自坐在一邊,拒絕玩任何遊戲。吉迪歐覺得,他的殘疾讓自己和遊戲扯不上什麼關係。

但AbleGamers給了他一個新的“手柄”,讓他能夠靈活自如地進行遊戲操作。隨後他們驚訝地發現,這個孩子在賽車遊戲上天賦驚人,在一起遊戲的過程中,沒人能超越吉迪歐的跑車。


吉迪歐正在玩《水果忍者》


對玩家珍妮弗來說,遊戲常常與疼痛相伴。她的身體無法支持她使用標準手柄遊玩,哪怕只玩一小會兒,她的雙手都會疼痛難忍。AbleGamers幫她找到了一款最適合她的新手柄,它的體積更大,由十幾個按鈕組成,珍妮弗只需要移動拇指和食指就能輕鬆地操作遊戲角色。

得到新手柄後,珍妮弗想要去幫助更多的人。她聯繫了自己的朋友,想要在當地組織一場慈善活動。“我知道我能做的遠遠不夠,但我還想去幫助其他人。”


幫助珍妮弗重返遊戲世界!


重返遊戲計劃


爲這些身有殘缺的玩家買來遊戲設備的,是另一羣同樣熱愛遊戲的人。

贊恩、吉迪歐、珍妮弗……他們不用爲嶄新的、專門定製的遊戲設備花一分錢,AbleGamers每接受來自社會上的1美元捐助,殘障玩家們都能得到其中的97美分。

每位殘疾玩家的身體狀況都是不同的,沒有一概通用的解決辦法,有時候他們需要專門定製遊戲控制器,這導致殘疾玩家的遊戲成本一向很高——讓一位殘疾玩家重新拿起心愛的手柄,平均成本爲350美元。

健全玩家們站了出來,他們掏出自己的口袋,讓一個又一個受疾病所迫,不得不離開遊戲世界的玩家重新迴歸。Twitch遊戲主播PatrckStatic募捐到了5臺特製手柄,《火焰紋章:風花雪月》中庫羅德的配音演員Joe Zieja拿出了400美元,一家專爲遊戲玩家定製飲料的廠商GAME FUEL則做得更多,他們籌集到了1.4萬美元善款,並且自己又另外捐獻了5萬美元……


捐助企業中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


還有一些玩家捐出了自己的舊手柄和遊戲軟件,希望它們能起一點兒作用。

關於個人捐助,AbleGamers有一項有趣的提議——他們建議所有爲他們捐款的玩家在按下“捐助”按鈕之前花一天時間好好玩玩遊戲,感受電子遊戲的樂趣,這是因爲,普通玩家在一天時間內所能感受到的遊戲內容,或許相當於殘障玩家終其一生能玩到的內容。即使是遊戲,對待每個人也並不是全然公平的,AbleGamers希望能讓它變得公平一點兒,但人力有時畢竟仍有窮盡。


“捐款”的按鈕前畫着一隻小小的手柄


籌募到的資金有多種用途,最廣爲人知的自然是幫助殘障玩家們重返遊戲。最便宜的按鈕改裝只要30美元,它被廣泛地用在那些手指不夠靈便,但可以用身體其他部位按下大型按鈕的人身上。眼球追蹤裝置也不貴,139美元就能買到,它能讓殘障玩家們只靠視線移動就能進行操作。再高級些的嘴脣控制器(像贊恩曾經得到過的那樣)價值399美元,但它遠不是最昂貴的那件裝置——如果想要讓一名肌肉萎縮的患者重新迴歸,成本很有可能超過2000美元。


這些看上去“奇形怪狀”的輔助設備能幫助被迫離開手柄的玩家們重回遊戲世界


在這些投入之外,AbleGamers同樣撥款在醫院、殘疾人福利設施中建造無障礙遊戲中心。他們培訓福利中心的工作人員,讓遊戲成爲殘疾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們還支持殘疾玩家進行公開活動,參加比賽,使大衆玩家理解殘疾玩家也能享受遊戲。

但最重要的部分,是幫助遊戲公司使更多的遊戲加入無障礙模式。AbleGamers與微軟、Twitch等公司與平臺進行合作,爲他們提出將無障礙設計加入產品的相關建議。另有一部分錢被用來支付工資——AbleGamers招募了一批真正的殘疾玩家,讓他們在發售之前玩到遊戲,隨後提出“如何令遊戲變得更適合殘障玩家”的修改意見。


遊戲測試小組——他們由真正的殘障玩家組成


讓玩家成爲玩家


AbleGamers在官網上寫道:“有人覺得我們作爲慈善組織沒有拯救任何人,我不同意。當你被不聽使喚的身體死死困住時,我們將會幫你突破物理世界的制約,在虛擬空間裏和其他人一起活動,這將永遠改變一部分人的生命。”

許多殘障人士長期處於孤獨之中。起牀、坐好、看電視、接受護理、短暫地與家人交談……他們的時間表幾乎一成不變,生活只是日復一日的重複。

但電子遊戲會帶給他們另一種可能。在遊戲世界裏,他們可以無拘無束地奔跑,看到四季變幻、斗轉星移,他們可以是拯救世界的勇士與英雄,也能歸隱田園,和朋友們一起澆水種花,養牛牧馬。在遊戲世界裏,他們能做到任何事。



AbleGamers設計了一套指導手冊,包括了12種殘障人士們可能遇到的情境、遊戲案例及有效的解決措施。他們希望以此幫助遊戲硬件開發商和軟件設計者們瞭解一款“無障礙”的遊戲應該是什麼樣的——“無障礙”的核心理念並不是降低遊戲難度,而是提供更多選擇,讓所有熱愛遊戲的玩家們都能用最適合的方式參與遊戲。


無障礙遊戲設計模式


例如,在益智遊戲《Two Dots》中,原本用來區分不同圓點的指示物是顏色,但如果玩家打開色盲模式,圓點上就會加入線條標識。這點小小的改動並非毫無意義——僅僅在中國,就有幾千萬人口患有色盲或色弱,在色盲模式下,他們也可以和健全人一樣玩到遊戲。

圖左爲普通模式,圖右爲“色盲模式”

通過左下角的小人標誌,可以設置《FIFA 20》的色盲模式


不過,最需要幫助的,還是那些因身體條件所限而無法握住標準手柄的玩家們。2017年,AbleGamers幫助微軟開發出了無障礙控制器。它的兩個巨大按鈕可以作爲手柄上的兩個按鍵使用,但它們不再需要手指來進行精密操作。無障礙控制器上的所有按鈕都支持自定義按鍵對應,針對不同遊戲,可以保存3種完全不同的輸入模式。



無障礙控制器上包含19個插槽,能夠適配多種輔助設備

AbleGamers的目的很簡單——令所有想要玩遊戲的人,不因身體的阻礙而被迫離開遊戲世界,讓殘疾玩家們與他們的親人朋友能夠在虛擬世界裏進行真實互動。曾經有一羣玩家,因爲疾病的阻礙、身體的殘缺、經濟的重擔而放棄了美好自由的遊戲世界,他們生來孤獨,是人羣中不尋常的個體,但他們對遊戲的愛,也並不比其他任何人少。

那麼,是時候讓他們回來了。


本文轉載自bilibili專欄—觸樂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作者專欄▼▼































重返遊戲世界:殘障玩家們的迴歸計劃

| 嗶哩嗶哩

馬克·巴雷特(Mark Barlet)是一名退伍軍人,在每週五的閒暇時光,他常與好友史蒂芬妮·沃克(Stephanie Walker)玩網絡遊戲《無盡的任務2》,他們在一起度過了一段愉快的遊戲時光。

然而,在某一個週五,史蒂芬妮沒能準時上線。她患有多發性硬化症(一種神經疾病),逐漸惡化的疾病剝奪了她享受遊戲的能力。從那一天開始,她再也不能和他一起玩遊戲了。

馬克試圖求助於互聯網。他在網上尋找如何幫助殘障人士玩上游戲的信息,但一無所獲。馬克覺得這不公平,他想做點什麼,讓每個身體不便的玩家都能和其他健全人一樣,在遊戲世界裏暢遊。



於是,AbleGamers Foundation誕生了。它的名字源於“殘障玩家”(Disable Gamer)這個詞組的變體,但去掉了表示否定的前綴。在接下來的十幾年裏,馬克環遊世界,嘗試說服那些知名遊戲廠商,在他們的遊戲設備上加入無障礙服務。

慢慢地,AbleGamers發展成一個有組織、成體系的慈善項目。懂得遊戲設備改造的工程師們會找到需要幫助的殘障人士,爲他們量身定製遊戲輸入設備。手不能動了,還有腳,連腳也不方便的時候,還能用眼睛和嘴巴操作。有時候,工程師們需要改造整整一間房子,來讓一位玩家玩到心儀的遊戲。


爲殘疾玩家們定製手柄


少年贊恩住在賓西法尼亞州,他患有神經肌肉方面的疾病,只有手指、腳趾和脖子能夠移動,顯而易見,贊恩無法使用普通的鍵鼠或手柄。但他非常喜歡“刺客信條”系列,他也想要在其他遊戲裏拿起武器、駕駛跑車奔馳、獵殺惡魔與怪物。

遊戲設備工程師們爲贊恩改造了Xbox手柄,他們在手柄上加裝了一種名爲Quadstick的控制器,這是一種專爲四肢癱瘓的玩家設計的特殊“手柄”,它允許玩家用嘴脣啃咬、吮吸的方式進行遊戲操作。此外,他們還爲贊恩帶來了眼球追蹤器,這能讓贊恩的遊戲角色轉向他眼球移動的方向,而不需動用鼠標或搖桿。


Quadstick構造圖


學習怎麼用嘴脣操作遊戲角色有一點兒難,但贊恩做得很出色。沒花幾分鐘,他就能讓自己的角色在遊戲世界裏跑來跑去。工程師們爲贊恩實現了所有的願望,他現在能夠駕駛自己的跑車,在賽場上猛烈撞擊敵人,也能拿着心愛的武器在遊戲世界裏與黑惡勢力展開一場生死對決,更重要的是,他如願以償地成爲了一名刺客,玩上了育碧出品的最新款遊戲。

吉迪歐是另一個獲益的人,他的手臂殘缺,只有幾根手指。當AbleGamers的工作人員第一次見到吉迪歐時,他獨自坐在一邊,拒絕玩任何遊戲。吉迪歐覺得,他的殘疾讓自己和遊戲扯不上什麼關係。

但AbleGamers給了他一個新的“手柄”,讓他能夠靈活自如地進行遊戲操作。隨後他們驚訝地發現,這個孩子在賽車遊戲上天賦驚人,在一起遊戲的過程中,沒人能超越吉迪歐的跑車。


吉迪歐正在玩《水果忍者》


對玩家珍妮弗來說,遊戲常常與疼痛相伴。她的身體無法支持她使用標準手柄遊玩,哪怕只玩一小會兒,她的雙手都會疼痛難忍。AbleGamers幫她找到了一款最適合她的新手柄,它的體積更大,由十幾個按鈕組成,珍妮弗只需要移動拇指和食指就能輕鬆地操作遊戲角色。

得到新手柄後,珍妮弗想要去幫助更多的人。她聯繫了自己的朋友,想要在當地組織一場慈善活動。“我知道我能做的遠遠不夠,但我還想去幫助其他人。”


幫助珍妮弗重返遊戲世界!


重返遊戲計劃


爲這些身有殘缺的玩家買來遊戲設備的,是另一羣同樣熱愛遊戲的人。

贊恩、吉迪歐、珍妮弗……他們不用爲嶄新的、專門定製的遊戲設備花一分錢,AbleGamers每接受來自社會上的1美元捐助,殘障玩家們都能得到其中的97美分。

每位殘疾玩家的身體狀況都是不同的,沒有一概通用的解決辦法,有時候他們需要專門定製遊戲控制器,這導致殘疾玩家的遊戲成本一向很高——讓一位殘疾玩家重新拿起心愛的手柄,平均成本爲350美元。

健全玩家們站了出來,他們掏出自己的口袋,讓一個又一個受疾病所迫,不得不離開遊戲世界的玩家重新迴歸。Twitch遊戲主播PatrckStatic募捐到了5臺特製手柄,《火焰紋章:風花雪月》中庫羅德的配音演員Joe Zieja拿出了400美元,一家專爲遊戲玩家定製飲料的廠商GAME FUEL則做得更多,他們籌集到了1.4萬美元善款,並且自己又另外捐獻了5萬美元……


捐助企業中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


還有一些玩家捐出了自己的舊手柄和遊戲軟件,希望它們能起一點兒作用。

關於個人捐助,AbleGamers有一項有趣的提議——他們建議所有爲他們捐款的玩家在按下“捐助”按鈕之前花一天時間好好玩玩遊戲,感受電子遊戲的樂趣,這是因爲,普通玩家在一天時間內所能感受到的遊戲內容,或許相當於殘障玩家終其一生能玩到的內容。即使是遊戲,對待每個人也並不是全然公平的,AbleGamers希望能讓它變得公平一點兒,但人力有時畢竟仍有窮盡。


“捐款”的按鈕前畫着一隻小小的手柄


籌募到的資金有多種用途,最廣爲人知的自然是幫助殘障玩家們重返遊戲。最便宜的按鈕改裝只要30美元,它被廣泛地用在那些手指不夠靈便,但可以用身體其他部位按下大型按鈕的人身上。眼球追蹤裝置也不貴,139美元就能買到,它能讓殘障玩家們只靠視線移動就能進行操作。再高級些的嘴脣控制器(像贊恩曾經得到過的那樣)價值399美元,但它遠不是最昂貴的那件裝置——如果想要讓一名肌肉萎縮的患者重新迴歸,成本很有可能超過2000美元。


這些看上去“奇形怪狀”的輔助設備能幫助被迫離開手柄的玩家們重回遊戲世界


在這些投入之外,AbleGamers同樣撥款在醫院、殘疾人福利設施中建造無障礙遊戲中心。他們培訓福利中心的工作人員,讓遊戲成爲殘疾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們還支持殘疾玩家進行公開活動,參加比賽,使大衆玩家理解殘疾玩家也能享受遊戲。

但最重要的部分,是幫助遊戲公司使更多的遊戲加入無障礙模式。AbleGamers與微軟、Twitch等公司與平臺進行合作,爲他們提出將無障礙設計加入產品的相關建議。另有一部分錢被用來支付工資——AbleGamers招募了一批真正的殘疾玩家,讓他們在發售之前玩到遊戲,隨後提出“如何令遊戲變得更適合殘障玩家”的修改意見。


遊戲測試小組——他們由真正的殘障玩家組成


讓玩家成爲玩家


AbleGamers在官網上寫道:“有人覺得我們作爲慈善組織沒有拯救任何人,我不同意。當你被不聽使喚的身體死死困住時,我們將會幫你突破物理世界的制約,在虛擬空間裏和其他人一起活動,這將永遠改變一部分人的生命。”

許多殘障人士長期處於孤獨之中。起牀、坐好、看電視、接受護理、短暫地與家人交談……他們的時間表幾乎一成不變,生活只是日復一日的重複。

但電子遊戲會帶給他們另一種可能。在遊戲世界裏,他們可以無拘無束地奔跑,看到四季變幻、斗轉星移,他們可以是拯救世界的勇士與英雄,也能歸隱田園,和朋友們一起澆水種花,養牛牧馬。在遊戲世界裏,他們能做到任何事。



AbleGamers設計了一套指導手冊,包括了12種殘障人士們可能遇到的情境、遊戲案例及有效的解決措施。他們希望以此幫助遊戲硬件開發商和軟件設計者們瞭解一款“無障礙”的遊戲應該是什麼樣的——“無障礙”的核心理念並不是降低遊戲難度,而是提供更多選擇,讓所有熱愛遊戲的玩家們都能用最適合的方式參與遊戲。


無障礙遊戲設計模式


例如,在益智遊戲《Two Dots》中,原本用來區分不同圓點的指示物是顏色,但如果玩家打開色盲模式,圓點上就會加入線條標識。這點小小的改動並非毫無意義——僅僅在中國,就有幾千萬人口患有色盲或色弱,在色盲模式下,他們也可以和健全人一樣玩到遊戲。

圖左爲普通模式,圖右爲“色盲模式”

通過左下角的小人標誌,可以設置《FIFA 20》的色盲模式


不過,最需要幫助的,還是那些因身體條件所限而無法握住標準手柄的玩家們。2017年,AbleGamers幫助微軟開發出了無障礙控制器。它的兩個巨大按鈕可以作爲手柄上的兩個按鍵使用,但它們不再需要手指來進行精密操作。無障礙控制器上的所有按鈕都支持自定義按鍵對應,針對不同遊戲,可以保存3種完全不同的輸入模式。



無障礙控制器上包含19個插槽,能夠適配多種輔助設備

AbleGamers的目的很簡單——令所有想要玩遊戲的人,不因身體的阻礙而被迫離開遊戲世界,讓殘疾玩家們與他們的親人朋友能夠在虛擬世界裏進行真實互動。曾經有一羣玩家,因爲疾病的阻礙、身體的殘缺、經濟的重擔而放棄了美好自由的遊戲世界,他們生來孤獨,是人羣中不尋常的個體,但他們對遊戲的愛,也並不比其他任何人少。

那麼,是時候讓他們回來了。


本文轉載自bilibili專欄—觸樂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作者專欄▼▼